清 流 樂 仁

949

  當世界紛擾未見止息,當局部地區戰火延續,當難民湧向歐洲大陸以至企圖跨過英倫海峽到達島國,呈現出來的是戰火下人的尊嚴盪然無存,各種政治掛帥忽視人性、人的價值,糾紛此起彼伏,亂象處處,更教人思索,到底經過四分三世紀的共建,聯合國這個大平台,在新世紀、新時代應如何加強調和力量,促成設立初衷,追求和平、恪守容恕,和睦共處,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來攜手締造新時代可持續發展,提升人類福祉?

  這是新世紀向人類提出來的重大命題,有賴人們、國家回答,且必須以實際行動回答這份答卷,不能只停留在嘴上說說企圖過關。以至,中國國家領導人有洞見地在早些年便直指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當中隱喻,一些霸權國家、集團所作所為呈現出來的,是企圖架空聯合國這個國際多邊大平台,踐踏共商、平等,超越共商善鄰來維護國際和平安全的聯合國成立宗旨,忘卻上世紀初世界兩度陷入慘不堪言戰禍之苦。

  當然,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且近年國際上湧現之亂象,也不是一面倒,以至足以具備力量「停頓」聯合國這個國際大平台的運作,而且,可以說危中有機,看到亂局,看到戰火,也從中激發起大多數人回看聯合國這個多邊主義、國際大平台成立宗旨,以及追求和平共存的功能機制,在聯合國規章制度中,踐行追求「和」、「大同」、天下太平的實質行動,在混濁中看到清流。何況,全賴這些「清流」,才保住聯合國始終依循成立時所訂憲章,發揮作用。

  正是因為有了聯合國這個大平台,在亂象中始終保持一股清流,盡人事,來確保國際和平安全環境不會一下子掉入「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危機中去;當然,在「核子戰爭」的「同歸於盡」危險中,也大大削弱了爆發大範圍、大規模的核子戰爆發危機,在一定程上避過了人類整體再度掉入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慘象,讓和平有一絲絲希望保留在世界大範圍中,促成和平安全的國際大氣候。乃至,聯合國維護和平部隊能夠在戰火地區做「最後防線」,促使當地止息戰爭,實現人道救援和調和,盡最後努力保障人的生命。

  四分三個世紀過去,今天中國擺脫了過去一個多世紀的積弱,走上獨立自強大道,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至日益靠近國際舞台中央,始終依循「重返聯合國席位」所應肩負的責任,追求國際和平安全,共商共建為人類謀福祉,是承接中華民族「和」、「大同」的精神價值,付諸行動,在聯合國匯聚「清流」,獻力國際和平發展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