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特質 樂 仁

30

  如果將中華民族、國人「基因」中對世事人情的深徹理解,相信總是一種更替,在萬物並存中會出現轉化、輪迴,形成人們所說的成敗得失興衰,於是,民族性中,很能有一份「看透」情懷,不斤斤計較一時的表象,相反,會以長遠眼光看待穿越時空走出來的軌跡,總以中華民族千百年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作為整體,以史為鑑,以興衰的經驗教訓,推動國家民族適應當前環境,設定短中長期目標、路線圖,奮進跨越危難挑戰,以主動積極態度來推進個人、地方、國家民族可持續發展。

  正是這份民族特性,才能夠令中華民族成就五千年古文明,雖在時間上較其他古文明「年輕」,可是,中華文明卻是當世唯一由同一民族薪火相傳至今的「活文明」,世界再無其他古文明可與之比肩。更者,受教於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先賢智慧,今天國人的思維、生存智慧、生活態度,其實是上接古人,一脈相傳下來。儘管,古今有別,各種生活方式都改頭換面,呈現「變化」的重大差異,但是,為人處世、待人接物的思維「根本」,那份中國人特質的溫、良、恭、儉、讓內在情操,可以穿越歷史朝代,上溯先秦諸子百家,甚至更古遠的先祖文化。

  至於美學、藝術、生活方法中保留下來農業社會特徵,對生活怎樣展現美好、人性的追求,依然潛藏於國人日常生活、作息中,總能找到相關脈絡、影子。

  這就是中華民族源遠流長歷史文化對國人的潛移默化,猶如春風化雨,總在不知不覺間展現出來,成為人際交往、個人思考的「共性」。而這種五千年歷史文化教誨感召下,一代代國人儘管看透過去朝代的盛衰,卻又在這條「根」上,重視將之傳承下去,體現在對國家民族、對先輩祖先的重視,一看人們姓氏,乃至名字,便能上溯一代代人的祖籍,那份「宗枝」怎樣流播,更可從「族譜」中細緻檢索,以至國人不同宗族遷徙,每到一處,過去都會興建祠堂,藉以作為宗族發展的「據點」,也從這些民族播徙歷程中,看到與「古」、「根」的重要連繫,是中華民族特性一環。

  所以指出中華民族特性,當中「看透」卻並非消極一面,正因為只有理解國家民族特質,才能正視我們重視「根」,正視延綿傳播的發展,就是一種主動、積極性格,不會懼怕面前出現的任何困難險阻,都會以圖強意志,不礙於過去成敗經驗,重視當下工夫,來掃除發展進程中遇上的各種障礙。

  正如傳說遇上大山阻礙出行,便愚公移山;遇上洪水肆虐打擊生產、民生,便有大禹治水,試看,世界古文明中,有哪一個及得上中華文明、中華民族堅毅、剛強,卻又並非霸氣、侵略性的損人利己?能夠正視民族特性,才能更好在今天資訊科技世界走向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關鍵時,看到中華民族追求美好生活、追求國人福祉、追求「世界大同」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那份高遠的目光和堅強的意志,反饋於個人、家庭,是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放諸地區、世界,是攜手共建共享的發展進路。當這種目標、意志深入人心,便能感召人們,以同一的「標尺」來共建共享。

  只有從中華民族那份「看透」情懷中,不宥於過去有多大成就,不困於過去曾經被欺凌打擊,在記取教訓後,將它們「放下」,俱往矣,而今天,是在主動積極中,以「人」的利益來建設適應第四次工業革命生存發展的制度、空間,構建心中理想未來世界的時代版本。也惟有如此,才能適應工業化、現代化進程的求變來應變,才能有效化危為機,從「根」汲取民族特質養分,開枝散葉,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展現一份以人為本的生生不息進取、求進精神,做「入世」工夫。

  中華民族的優越之處,就是能掌握好看似「對立」的各種元素,一方面,「看透」過去的世事人情,似是消極的「不理世事」出世情懷;另一方面,又從「根」中展現出來家國情懷,為民族發展、復興展示主動積極的意志,排除萬難,做入世工作。可是,偏偏兩者運用在國人的發展規劃上,又那麼互補促進,令國人以「盡其在我」精神,以開萬世太平為職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