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品德 樂 仁

108

  中華民族溫、良、恭、儉、讓的民族品德,並不是「突然」之間於一時呈現出來的「偶然性」,也非僅僅為適應內外變化而作出的「應對」策略手段,當事過境遷以後,便會「故態復萌」。如果能從上下五千年歷史文化源遠流長的洪流中,來檢視當中的實況,便可以知曉,正是這些民族品德促使下,才能凝聚起來如斯國家、民族力量歷經風雲變幻的一次又一次洗禮,可是,卻不改初心,毫不動搖中華民族精神核心「和」、「大同」發展形成的溫、良、恭、儉、讓品德,作為民族屹立世上的重要印記,歷經古今而不墜。

  之所以一再強調中華民族「和」、「大同」,引伸出來溫、良、恭、儉、讓的品德,其實,正正向人們展示,如斯一個民族,當然在五千年歷史長河中,會有「爭鬥」、「戰爭」,也會有天災人禍的打擊,只是,在歷史文化洪流中,又可以看到,中華民族是世上熱愛和平,最能求同存異的族群,在發展長河中,太平盛世、祥和環境總是較其他國家民族、文化文明要長得多,才足以營造民族發展溫床,令到文化、文明有適合的凝聚力、「生存」空間,締造人類文明其中一個「古文明」大國,至今,這個曾一度飽受磨難的國家民族已然重新煥發生機,提供國人休養生息、發展的重大時空和各個平台,但,又同時能為世人造福創建平等共贏的有利條件。

  能夠從這種大視野、大場景來觀照中華民族在人類歷史上其實長期處於「領先」位置,較其他地方、國家民族有更長的和平環境來提供人們自我發展、求取進步,那麼,在大場景中,過去一個多世紀中國因閉關自守而落後於世界工業化進程,遭受列強侵略的困境,其實只算得上是民族整體大局中一朵浪花而已。當然,當時國家民族的「落伍」,在西方工業革命中,只是展現於技術、生產力的落後;但,當這種技術、生產力「技不如人」,卻遇上西方世界「殖民主義」的掠奪行徑,相對於國人的「和」、「大同」而言,我們便難以「抗禦」這種一時間的「強勢」侵略,變成俎上肉任人宰割,所謂「秀才遇著兵」,是「捱打」的慘狀,又怎能以「和」、「大同」呈現的溫、良、恭、儉、讓來「退敵」?為此,國家民族飽受欺凌,才激發有識之士以圖救國的各種革新思維和行動,甚至對國人的民族劣根性多有鞭韃,以期改進。

  一個多世紀以來,中華民族歷經內憂外患,飽受煎熬;期間,不少改革思潮湧現,甚至有「摒棄」民族文化的倡議,希望向西方世界工業化、現代化看齊,卻難免以偏概全,忽略了西方當年殖民主義下的武力手段和掠奪措施,將她們「途經」的地方作為殖民土地,掠奪各種資源自肥的「霸權」行為,其實,跟我國、民族的「和」、「大同」,正正處於「兩極」對立,溫良恭儉讓的民族品德,很難開出「掠奪」式的發展進路,最終,必然是在尋求革新、自強中,依然在過去歷史洪流裏找到「同化」的力量,借鑑西方工業化、現代化的成功經驗來改進國家的「生產力」,走上現代化,卻會排除「掠奪」的發展手段,展現中華民族精神「和」、「大同」,願與世上其他民族和平共處,在世界民族之林,重現中華民族風采。

  新中國成立七十年,初期便銳意推動工業化,走上「四個現代」道路來提振生產力;可是,種種機緣未竟其功,只能打下一定「基礎」、實力。及至改革開放作為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一時間,吸引海內外中華兒女投身這個國家民族「甦醒」征程,才以國家原有的工業化基礎,接軌西方現代化工業體系,提振生產力。儘管四十一年來國家走上現代化重要征程,也實現產業體系全球最齊全的發展優勝之處,今天,中華民族較過去一個半世紀的磨難,可以說重新靠近世界舞台中央,具備實力確認中華民族走上復興階梯,但是,環顧國家民族的發展,其實,在現代化、工業化取得重大成績的當下,國家民族並未有展現一如西方世界現代化進程中出現的「掠奪」性;反而,是和平交往,提倡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