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路不通 樂 仁

117

  中國人有句生存智慧語法,「窮則變,變則通」,亦即,面對生存發展,如果既有道路總是障礙重重,危機風險處處,且一次又一次以「失敗」告終,便告訴人們有「此路不通」的意味,那麼,便得改轅易轍,另闢蹊徑,嘗試走一條新道路,探索新境界。

  過去數十年,不少發展中國家在國強主導下,希冀走自主、自立、自強之路時,多倣傚西方發達經濟體的經驗,甚至採用她們專家學者的建議,走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門路,「大開中門」,企圖用「休克療法」引入金融資本、產業、技術、人才來為自己「換血」,相信只要捱過了初期的「陣痛階段」,往後便會有好日子過,便能「翻身」,變身成為另一個發達經濟體,從繁榮、生產力提升、國人就業機會增加等因素促使下,將原本窮困現實放入「歷史」,成為另一經濟強國、民富國強。

  可惜,經過多年的檢驗、實踐,一次又一次向世人證明,發展中國家一旦「大開中門」,未有建好「防火牆」的話,那麼,原本是「弱勢」的根基,如金融體系、資產等,便很容易因一下子開放市場被大鱷有可乘之機,金融資本強勢流進,炒高了本地貨幣、炒高了各種資產價格,呈現人們面前一種繁榮興旺景象,等到本地人、外地人加入炒作、接手被吹大了形成泡沫的資產、貨幣,大鱷便「收割」,將金融資本流出,形成泡沫爆破,貨幣大插水貶值、通貨膨脹,資產泡沫爆破價格而大跌,人們過去認為的榮景,原來只是虛構出來的夢幻,到了醒覺時,經已身陷「負資產」、「債務危機」,以至整個經濟體負債纍纍,這時,「剪」了「羊毛」的大鱷又運用財技「班師回朝」大執平貨,以賤價狂掃原本高昂,卻泡沫爆破的資產,「翻兜」下一來一回大賺紅利,且操控了當地命脈,惟是,當地人陷於水深火熱,苦不堪言。

  這不是一個個「故事」,而是血的教訓和慘痛現實,蘇聯解體、俄國人民在「休克療法」中慘度以十年計的苦日子難以翻身;阿根廷、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物價「坐直升機」,不是今天港澳人可以想像的「通脹」、「加價」形勢,甚至埃及、烏克蘭、利比亞、伊拉克的開放和「政治變天」,被西方世界歌頌的「顏色革命」,至今,看看當地人是「投奔怒海」當上歐洲難民,還是在國家建設發展中面對廢墟、經濟亂象根本成為一環套一環「絕症」無可救藥,其實,便可以知曉,「此路不通」,不是一種「有色眼鏡」,不是政見不同、道路不同的偏見,而是實實在在有太多太多前車之鑑,告訴希冀改革、自主、自立、自強的各地人們,是否還應相信「大開中門」、「休克療法」,竟一頭栽進這些美麗「陷阱」中去,成為下一個犧牲者?

  反觀,中國改革開放,秉持一貫國家的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方針,真真正正以自主、自立來走自己的路,以中國思維,查找不足、去蕪存菁,按自身能力,把好「防火牆關」的自保,才推進各種革新,再反過來加快開放門戶力度。四十一年實事求是的實踐,確實走出適合自己的「中國方案」、「中國道路」,為世人展示的,不是照中國走過的「道路」、腳步來照版煮碗,而是,要用相近的思維,不「大開中門」,要實事求是「試驗」,要有「防火牆」做好風險危機管理,按自身能力走自己道路,才會成就自主、自立、自強。試想,一個地方連「主動」出擊都談不上,總按別人影子來扮演「自己」,焉能說得上自主、自立。

  模仿他人,似他人,始終不是自己,又豈能自主、自立,謀求自強?不是緣木求魚是甚麼?而且,活在他人影子下,只能任人「擺布」,看今天世界亂象叢生曾經以為是繁榮興旺的地方說例倒下便倒下,能不教人省思,必須往前人「此路不通」的失敗教訓中,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