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道 樂 仁

157

  人,總會有私心,在追求自己生存發展,追求自己美好生活的時候,便有了利益存在,加上親疏遠近的人際關係,形成了「共同利益」,於是,便有著不同群體利益角力爭奪,產生了社會、人世間各種秩序、法則,有共同維護的時候,也有對利益糾正完善,以致將秩序解構的時候,導致社會、世界盛衰、禍亂與和平,當大家溯源,問題莫不出自人有私心,為此,人們不應逃避,也不應無視它的存在,忌諱弄清當中問題,以為不觸碰它便沒事發生。恰恰相反,只有直面人有私心這個人世間問題根源,才能讓大家看清它的本質,有私心不打緊,親疏遠近擴展也是人作為萬物之靈的一種靈性,問題不在於它的存在,而是,怎樣認清箇中「利益」,設法駕馭。

  人有直面問題的勇氣,才能從人有私心切入,爭取個人、群體利益,才能令到個人、社會有生生不息發展動力,可是,同時也必須認清,不是要利益「最大化」,更不是只有自己的利益而無視他人的利益。於是,正如追求美好生活,是人們共同願望,當中,也應有大家的「共集」。當彼此能夠看到自身利益,同時看到他人利益而有「共集」,可以共建,更可以共濟,在共贏以後得以共享,那麼,這種「私心」便成為凝聚力量的合作泉源。

  中華民族先賢參透「天地」、「道」的玄機、密碼,看到了「天地、「天道」運行,有往復變易法則,但是,它與人世間的法則卻有重大根本差異,便是「天地」、「道」運行生息,沒有私心,會不偏不倚對待萬事萬物,於是,這種「天地」、「道」的存在,感悟了先賢,生起了不偏不倚的「初心」,希望將這種無私、雨露均沾的精神放在人世間,將人的私心「降低」紛爭互鬥的成分,傾向於「天地」、「道」的運行,體現「天地人」關係形成了「人間道」,參照「天地」、「道」的秩序、法則來構建人世間秩序法則體現無私的可貴,從而,便自自然然衍生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核心精神「和」、「大同」,傳予後世,希望後學可以接棒,從這些感悟中,創建人類福祉。中華民族,正是一代代人從先輩的這些感悟中,從他們不斷總結的經驗中,在他們的肩膀上,在他們打下的基礎上,再向前行,再看清所處「座標」的歷史時代位置,現實環境,將這些民族精神、寶藏適應時代發展,賦予新時代、新形勢下的用力著力方向,契合「天地」、「道」的運行,也契合前輩的「初心」,形成「一氣」,在超越「第四維度」時空制約的生息中,交棒接棒,推動中華民族一段又一段興衰,竟也得益於這種將人的私心「規範」在「取之以道」的條件、秩序下,促成民族生息發展,延綿了上下五千年歷程。

  由此可見,中華民族並不否定人有私心,也不否定人要生存發展,便會追求美好生活,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從來不會脫離中華民族現實世界。但是,這種追求,這種對「利益」的理解,得益於先賢從「天地」、「道」的感悟中向後世指引了用力方向,才能夠以「道」來立心,來形成「初心」不違背,或說盡量不違背而得以最貼近「道」的內涵,形成「人間道」,致力展現「天地」、「道」無私的心,不偏不倚。「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看,這不是貼合「天地」、「道」在「人間道」體現無私的「初心」!可是,中華民族先賢的智慧,便在於他們從感悟中,不會規限了「道」是甚麼,才會說「道,可道,非常道」,一切,只有個人在「立心」,在無私不偏不倚體現出「初心」的時候,便能從意會中,接上古人「初心」,接上「天地」、「道」的「正道」、「大道」,那份領略、意會,不用也不能言傳,可是,具備「初心」的人,總能夠清晰知道是甚麼,且能從追求美好生活的同時,不會走向個人利益、某一群體利益最大化的環境,反而,「和而不同」、「求同存異」,體現了從「天地」、「道」衍生的「和」、「大同」,不管人世間怎樣變易,怎樣以和平或亂象呈現,可是,「初心」從「人間道」中展現出來的,仍是「正道」、「大道」的有序、無私、不偏不倚運行,一如天地化育萬物,在人世間,也因為有了「正道」、「大道」,體現了「人間道」的化育功能,令到人們從「初心」的交棒接棒中,形成了化成,在一代代人的生息中,總有人延綿這種民族文明、文化,繼往開來,令到中華文明至今仍是璀璨多彩,仍是在「和」、「大同」中,展現活的文明、活的文化魅力,在「人世間」產生了感召、教化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