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息戰爭 樂 仁

402

  顯而易見,追求和平,不能只有希冀、平台,更不能僅僅停留在言語、探討和論述層面,而欠缺實際行動,欠缺一個個化解矛盾紛歧,凝聚合作互惠互利共商共建的平台。那麼,怎樣追求、實踐和平?其實,只要我們回看先輩的言行,便可以提供大家省思、踐行的門徑,為家園、為世界締造有利於人類邁向和平的途徑,共建人類福祉。

  中國先賢,領悟天地生育演進發展變化,提出來並凝聚成「和」、「大同」、天下太平的民族精神,卻不停留在「想」、「說」的層面,而是很重視個人、家庭、民族、地方、國家以至世界各範疇都在「嚮往」這種價值觀的同時,要身體力行推進。為此,儘管在中華文明、文化發展演變過程中,歷史時代更替,朝代興衰之中必然會有戰爭,且在政治經濟、民族民生發展過程中無可避免有戰火,同時,產生出來縱橫捭闔、軍事兵法的各種論述,讓人看到兵法攻略要義,可是,這當中,又反過來為人們指引出「兵」的危害,戰火禍害,非不得已才使用,《孫子兵法》開宗明義: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由此可見,中國人、先賢很懂用兵,很懂得戰爭,可是,又同時遵循非必要時不用這個「凶」器,為此,在先賢訓誨中,總提及「止戈為武」,因要止息戰爭,才動用武力,正是,以止息戰爭作為行動手段,目的是達致和平;而追求、實踐和平,卻不止單單有武力、戰爭一途;反而,有更多協商、調和機制,有以人性靈為首要「打造」的思維構建,先追求「和」、「大同」,天下太平,萬不得已,才以武止息衝突、戰爭,且當戰爭目的達到,又回復追求「和」的境地。

  於是,回看聯合國成立「前因」,回看那一段世界正處第二次大戰的人類生靈塗炭慘痛景象,當時世人是在痛定思痛中,希冀以行動止息戰火,締造和平大環境,才有了組織成立聯合國的全球共識,才締造了二戰結束以來這個全球共識、共建,在共商環境中創設多邊合作,共商共建共贏共享的機制、大平台。

  四分三個世紀過去,聯合國的確發揮了她多邊大平台的功能,止息了世界掉入第三次大戰的危機,儘管仍不時出現局部地區戰爭,在科技大殺傷力武器下生靈塗炭,可是,很多戰爭在聯合國多種機制,尤其維持和平部隊介入下,都得以「止戰」,讓當地有喘息空間,謀求從共商中化解分歧,走向和平環境,展現和平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