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 理 樂 仁

218

  時代不同,時空便會出現差異,致使對相同抱負、理想角度,亦因各種主客觀條件而產生重大差異。這便需要人們與時俱進,更需要調整好思維,因應各種變化作出協調和平衡,才能夠按實況,回應當下的需求,革故開新,不致掉入刻舟求劍的陷阱。因為時空轉換,新事物、新科技、新生活提出來的轉變和適應,會遠遠超過前人所認知的環境、天下、世界,以「開萬世太平」而言,先輩追求的天下太平境界,所謂天下,當然不一定局限於某一地方,不一定局限於「中國人」受惠,但顯然,按當時對「世界」的認知,天下會有「局限」,何況,就算沒有這種客觀條件的制約,那個時空所指的「天下」的運行,複雜性,當然不及於今天世界「全球化」、「經濟一體化」的大環境。

  為此,中華民族抱持天下太平,為萬世開太平的職志,來到今天,怎樣理順工業化、現代化下的大環和「全球化」提出來共存、共建、共榮、共享需要,更是千絲萬縷有待世人求同存異予以協調、平衡、梳理,再非過去般的簡單準則和制度足以化解繁複的利益矛盾。這,便更需人們共同努力,以「和」、「大同」找到共同目標以後,將相異之處好好化解,相向而行,才能事半功倍。而且,放諸當今世界,儘管局部地區仍處於戰火,一些地方還面臨貧窮落後的打擊,惟是,也可以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有較好的和平日子,讓更多國家地區可以安心發展建設的時代,讓太平盛世可以惠及更多地區人們,也讓人們有更大的自我發展實踐空間和機會。

  當然,具備太平盛世的環境,也只能是一些地方、一些人的感受,卻無損它實實在在提供大多數人免於戰火蹂躪,能安心生存、學習、發展,走向自身希冀境界的一個環境。正如中國這個偌大土地國家,卻地域差異巨大,經過四十一年改革開放,今天整體國家實力、地方發展、國人的生活水平提升等,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個指標在今年實現下,我們在近年所取得的成就,正是太平盛世開端,且按照國家的發展規劃、建設速度,可以教人相信,太平盛世對國人而言,再不是夢想烏托邦,而是,憑藉大家共同努力,是擺在人人面前的上佳環境,提供各人有著力用力憑藉,有實踐願景的土壤和空間。

  與此同時,既然開萬世太平是中華民族一代代人職志,己欲達而達人,當國家發展起來,具備實力屹立世界民族之林,也能夠創建太平盛世澤惠國人和世人的時候,怎樣將這個永恆課題放諸今天,乃至未來作為一項「長期規劃」?

  甚至,要以國際視野來看待,究竟中華民族在建設太平盛世的同時,在民族復興征程上,到底要怎樣攜手世人都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共建屬於「全球化」、「經濟一體化」下人人可以共享的福祉,將這片「人間樂土」放諸今天世界大環境紛紛擾擾中,讓未能享受和平祥和,難以具備主客觀條件自我發展實踐的人們,讓有能力的人能「拉」弱勢一把,體現「和」、「大同」的精神?

  還有,當資本流動、金融流動加劇,反而凸顯了它的掠奪性,降低了發展中國家、貧困國家的「自主性」,反掉入了資本、金融掠奪陷阱難以憑藉金融資本投放實業建設的時候,也為世人提出來一個重大課題,太平盛世,是否只有發達國家、具實力國家才享有的「入場券」?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可是,「全球化」、「經濟一體化」初衷是互補共贏和加強各種關係鏈的連接後,可以對落後國家地區提供更好的生存發展條件,助力她們擺脫困境,何以反而出現背馳,她們紛紛掉入了給資本、金融操控和利益遭受掠奪的陷阱?不梳理好近半個世紀以來「全球化」、「經濟一體化」衍生的變異,以至直面問題,降低金融資本的掠奪力,那麼,儘管今天世界大環境算得上太平盛世,卻仍然有不少國家地區處於「人間煉獄」,而非人們以為可以藉大家攜手努力,便建成「全球化」下的「人間樂土」。

  正正建基於中華民族一代代人具有抱負擔當的「開萬世太平」,儘管古今時空有差異,但,這份職志並無二致,於是,國家倡議「一帶一路」和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正正體現中華民族在追求自身發展的同時,也具備國際視野和擔當,希望攜手世人共建這片「人間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