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打算 樂 仁

381

  如果將新冠肺炎疫情視作對每個地方的「大考」,那麼,今年以來,這場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所到之處,便一一檢視當地的能力、管治能力、危機應變能力,以及人們的思維態度,醫療力量、人文關懷⋯⋯可以說,是「全方位」在同一「標準」檢驗中,看到各地的「表現」,公平、公正、公開,讓世人可以作出比較。

  這次「大考」,中華民族更因應是疫情首先確認爆發地域,在「不明原因肺炎」的打擊中,較其他地方更具備「不可預知」的打擊。可幸的是,憑藉中華民族從日常中總是具備危機意識,做好風險管理預案,一旦危機降臨,不致臨渴掘井而一籌莫展,反而很快站穩陣腳,從平常時候作好最壞打算,在規劃應對中反要做到最好的預案策略,當確證新冠肺炎可以人傳人,便從中央層面主導防控、抗禦疫情工作,堵截病毒傳播途徑,為國家爭取得到「自救時間」。

  從武漢封城為時間節點,不獨為整個國家爭取抗疫「自救時間」,也從國家向世衛通報、向全球公布感染、死亡病例等訊息中,其實亦是向全球「示警」,讓各地盡快作好自身防範,可惜,大多數西方世界國家隔岸觀火,以為事不關己,白白浪費了重要的「自救時間」,當疫情在全球擴散,便一發難以收拾,令到全球感染、死亡人數節節上升,慘不忍睹。

  回看疫情發展以來,中華民族確實通過了「大考」,在舉世應對不明疫情的突襲中,穩住了陣腳,也穩住了民心,14億人上下一心,凝心聚力,展現出來是日常練就而潛藏於人們心中的長城意志,是顧存大局發展,以整體利益為目標的共同擔當,才會在「大考」中取得最快的階段抗疫成果。

  當然,疫情還未結束,還有更多不可預知的變化衝擊考驗中華民族,可是,憑藉國家民族日常具備居安思危的風險管理思維,以及作最壞打算又要做到最好的預案鋪陳,相信,國家具備基礎,從抗疫中,可以從潛藏能力中,展示迅速應對風險,化危為機的功力。

  畢竟,經過「大考」,足以確證,中華民族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所取得的成績絕非偶然、幸運,反而,是從日常中奠定的韌力功力,遇上突發便立即「爆發」出來,自救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