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  慧 樂 仁

175

  時代的發展、歷史更替,瞬間走過了四十一年光景,改革開放,也邁向「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發展新征程。四十一年,國家發展掌握了金融資本安全,有一套發展中國家如何應對「莫財」而可以從資源、政策中結合外來投資,從而尋找自身生存發展出路的「策略」,在「全球化」發展中,其實可以提供世界上發展中國家一套經驗用以借鏡,避免掉入既有「全球化」金融資本高速流動流通形成「掠奪」式合作,終會很大可能掉入「債務陷阱」的危機。這,正是「全球化」經歷過去半個世紀發展,至今形成「全球化」治理的國際訴求其中一個應對辦法,以期藉變革,能真真正正服務於發展中國家地區、貧困地區。

  這正是今天二十一世紀、新時代提出來「全球化」治理其中一個重要議題,並非一些短視、自私自利者所要走的單邊主義、「以我為主」、民粹結合極左極右思潮形成的損人利己行徑。而且,顯然經歷過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以後,不少國家地區飽受全球金融海嘯衝擊,以至被「強勢」經濟體、國際金融大鱷「剪羊毛」,國民生活水平大受摧殘,為此,在痛定思痛下,正視金融資本的「掠奪」性,更希望免受「資本」、財閥的「擺布」,能真正獨立自主尋求發展,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這些謀求在「全球化」治理中,排除過去「掠奪」式發展,真正在「全球化」大家庭中互利合作共贏,分享到發展成果的新時代「全球化」理念,其實,正在世界上以多邊合作的各種模式湧現,G20、東盟、歐盟,以至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正正基於「全球化」合作必須從革故開新中,找到過去發展弊端,面對「源頭」做好解決方案,才能免於一次又一次掉入「陷阱」、危機,不獨「弱勢」被「剪羊毛」,而發達經濟體、「強勢」,其實也好不到哪 ,回看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打擊下,有多少經濟體能「豪氣」表示自己免於損傷,能夠頂得住這一波資產大蒸發的打擊?

  受到二○○八年這一資產大蒸發的無情打擊,至今,不少國家地區還未能完全擺脫困境而走上經濟復甦之途;一些「強勢」、發達經濟體,儘管採用了「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又或「大印銀紙」而能「續命」,但卻是墮入了重大債務危機,以至「大印銀紙」救活了「市場」、「經濟」,卻是「飲鴆止渴」,將危機推移,以圖後計。

  更是危險之處,當「大印銀紙」加速了金融資本財力的流動流通,再在奄奄一息的「資產」市場興風作浪,以錢搵錢、搵快錢方式「照辦煮碗」吹大了資產價格,又一次財富轉移炒作來看誰人接手最大的資產價格泡沫,何時爆破,可以肯定會引發另一場「全球化」金融危機!

  面對這種金融資本炒作,當中的高風險,是每個發展中國家地區不得不直面的問題。但是,要發展,不能「莫財」,不能沒有金融資本助力打造基建、產業的初始投資,可又每每正因這個原由而被「強勢」有可乘之機,湧入強大資本卻魔鬼藏在細節中,埋下遭他人「剪羊毛」、「掠奪」的「方便門」,一旦當地貨幣、資產價值在被人興風作浪,看似「好景」的經濟旺盛「假象」不斷「吹大」了「泡沫」,一旦「強勢」「撤資」下,經濟、資產泡沫爆破,所有價格下跌以至打回原形,便是當地面臨「破產」的難關,要麼將資產賤價而沽,要麼,嚴重陷入「債務危機」被逼以惡劣條款「借貸」,「十個罌三四個蓋」的過緊日子,被人操控渡日,不斷出售國家、私人資產還債,不斷被「剪羊毛」!

  這種惡性循環,正是過去半個世紀「全球化」榮景下一次又一次在不同地方、在同一國家、經濟體上演的戲碼,才令人們害怕「全球化」,又不得不參與其中以期找到自身發展之途。可惜,不是每個參與的國家地區都能如中國般具備智慧,謹小慎微應對,也不是每個國家地方都能有中國在廣東省靈活應變中,同時具備港澳「窗口」,在歷史、時代交替一刻很好相互配合,互利共贏,且共建國家的「資源」結合「政策」優勢。但是,「全球化」治理,到了不得不改的時候,也必須有重大智慧應對這個重大難關,為人類福祉打好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