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差異」 樂 仁

309

  追求天下太平,開萬世太平,是一代代中國人的職志,是一代代「士」、「讀書人」、「知識分子」檢驗自己學養情操,實現抱負的崇高價值追求,可是,太平盛世這個國度,可以說,是一代代人追求和實踐中,總會有所「差異」的現實分野。不是說太平盛世可以讓人「搓圓㩒扁」任意詮釋,而之所以說不同太平盛世總會有「差異」,正正建基於不同歷史時代所具備的客觀條件,因而不能以此來簡單比較,反而,正好如「幸福」,每個人的感受可以說是「一樣」,但在客觀條件中,「物質」、「環境」的不同便產生了「差異」。因而,不同時代,不同國家民族、不同環境下,太平盛世放諸呈現的「觀感」,在物質基礎上便會有差異,可回到了人的情懷感受中,卻並無二致。

  正如《清明上河圖》,描繪北宋汴梁河岸風光,繁華熱鬧景象,令人們感嘆當時是太平盛世,人們的生活營商,按當年在世界上,可謂首屈一指的國度。但是,那個時代的太平盛世,與今天中華民族在近現代以來過上最好的日子,同樣堪稱太平盛世,是否有分別?當然,在感知上並無差異,但,也可以說,從生活環境、條件和物質、科技上,會是兩碼子事兒,是兩個「太平盛世」的具體展現和分野,卻因時空阻隔,我們回不了從前,從前也來不到今天,藉以作出認識實踐的比較。不過,還是那句,對國人而言,太平盛世依然是一代代人努力不懈的追求,希望憑人們學養情操,憑「和」、「大同」踐行人間樂土,提供人們幸福感、獲得感。

  所以如斯說不同時代的太平盛世「不一樣」,卻又同是「太平盛世」,是基於不同主客觀交織起來的條件會演變,正如「天地」往復會演變,會循環,但是,當走過了時空以後,這種既有的「不變」、循環,其實已「改頭換面」,產生了變化。

  為此,才需要我們作出調整、平衡,更不能刻舟求劍;一如今天國人享受的太平盛世,我們只有感恩,也只有努力為後世,為世人打好基礎,卻不能「回到從前」,更不能以回到《清明上河圖》時代那個北宋情景,這種「刻舟求劍」是完全脫離現實的空想而已。因而,當今國人在追求太平盛世的時候,其實,肩負這種擔當,也可以說,在「全球化」下,有需要作出調整、協調、平衡,不獨是太平盛世、天下太平、開萬世太平,而且,在「全球化」、「經濟一體化」下,那種不同的鏈接關係告訴大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亦即,國人要認清中華民族「共同信仰」的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來返本開新以外,更需具備國際視野和理性思考,看看怎樣才能將他人之長補一己之短,反過來,以中華之長補別人之短,形成從之、改之的互為促進,才能在當今世界繁複的政治、經濟、民生中,找到可以提供大家都認同的「太平盛世」,攜手世人求同存異,以「和」、「大同」的共存、共建、共榮、共享,來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實踐「全球化」下的「人間樂土」。

  這便需要中華兒女在既有先賢指引下,「消化」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實現去故革新,去蕪存菁。尤以將這個既古老、又年輕的文明、文化在革故開新中,如何適應當今,以至未來世界勢態的發展,至關重要。這正是工業化、現代化提出來國人要為國家民族復興必須突破的制約,沒有工業化、現代化形成的國家實力,所取得的成果,一時顯現的太平盛世,只能如建於浮沙上的摩天大廈,隨時會倒塌。因為,當今「全球化」下的資本流動、金融流動操作,依然具備昔日殖民主義者侵略、掠奪的性質,是以強凌弱的體現。當然,「全球化」下工業化和現代化,離不開金融資本的建設助力,這,便提出來給予世人,尤以當下中華兒女面對國家民族復興征程一個重大問題,怎樣「用好」金融資本,從之改之,來革新祖國工業化、現代化,又能將它的掠奪性降至最低,體現在造福國人和世人上去,顯然,是中華民族迎上太平盛世,走向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能迴避的答卷。

  畢竟,時代會演變,一變衍生萬變,但,萬變不離其宗,追求開萬世太平,始終是國人,尤以「士」、「讀書人」、「知識分子」考驗自身學養情操的「過關題目」;而開萬世太平在「全球化」下,更是國家和世界重大課題,並非國人能單獨處理,而是,需攜手世界共建,因而,才更需「和」、「大同」來求同存異,作好協調、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