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開大門 樂 仁

62

  個人、企業,可以有自身的規劃,從現實中找到「第一桶金」,以期逐步推進發展,既顧及現實和眼前的短期運作,也部署持續發展的長遠目標,其實,這也正是生存法則,兩者間沒有必然對立關係,只需自行協調好發展,預設好風險危機,便是「個體」運作,適應時勢的進路。

  但是,這些個體在「短視」與「長遠」的兼容中,可以是「投資」,也可以是「投機」,畢竟,只是「個體」的抉擇,成敗得失,也是「個體」自身的結果。

  可是,地方政府、國家在謀求發展的時候,便與「個體」有著根本上的不同,因為,地方政府、國家體現的是「公共」、「集體」的興衰,因而,投資、發展,在短視與長遠目光中,總有一套應要遵守的規則,亦即,不能「貪功」,不能「投機」,更加要將所有可能出現的風險計算在內,將「雞蛋放於不同籃子中」,以至在「投資」、「發展」中,還要做好「對沖」,以免一時間的大起或大落,令到資產、貨幣大升或大跌而損失慘重。

  故而,儘管發展經濟要有開放的市場,要參與自由市場運作,體現資本、人才、產業、資訊高度流動流通,形成「動態」,才能產生「能量」激活市場、活化產業,成就一個經濟體生存發展必備的動力。但是,「自由市場」怎樣運作,說真的,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莫不操控於西方發達經濟體,她們以「過來人」,以「成功者」姿態指引「自由市場」規則,要求發展中國家和地區按照那套經過她們驗證「有效」運作的規則來「照辦煮碗」。可是,卻忽略,或故意無視,發展中國家和地區與她們取得成就的「體量」、條件有重大差距,且「發展」所處的時空更早已變易,又焉能以當年她們「起家」的各種主客觀元素,運用於當下,令到「弱勢」、發展中國家能一樣跟她們做出一定成績來?這,正是刻舟求劍式的發展謬誤,因此,才會出現各發展中國家地區在開放市場,參與自由市場運作時,每多被「剪羊毛」,以至愈借貸發展愈陷入債務陷阱。

  明白這個道理,便能理解,中國改革開放,因何強調以自身能力、水平、條件來「逐步」開放,推進改革,反饋後又再加大開放力度。而且,完全不照搬、生吞活剝式採用西方發達經濟體「自由市場」那一套,而是,以自身能力,來開放市場,來鞏固市場,提振生產力,推動民眾有獲得感和幸福感,提升生活水平,反饋市場造大造強,又再開放、發展、擴大市場,從而生生不息地以目前、「短視」卻追求長遠發展、可持續發展,終於建立起來中國特色的「市場」體系,能振興內需擴大了市場,也能吸引世界各地參與這既開放,又有「防火牆」的市場來投資興業,實現地方、國家「整體」發展,而非「投機」、「休克療法」式的「博一鋪」!

  四十一年歷程,中國改革開放向世界展現一個不斷發展、壯大的開放自由市場,不斷降低外來投資的准入門檻,不斷開放市場「門類」、項目,令到世界各地看到的,是一個較過去不斷進步、興旺、膨脹的市場,向世界敞開大門,迎來萬邦商旅,不斷開放,不斷擴大市場,迎接各方合作、投資者在這片東方古老文明大國中,體現「和」、「大同」的精神價值。

  但,這個「中國特色」的自由市場,不是西方發達國那個「標準」設定的「自由市場」,且,是在當今國際上不同軌跡的兩個「自由市場」,卻也並非彼此只有「零和博弈」,勝者全取。因為,「中國特色」的自由市場,更強調自身「試驗田」和「防火牆」功能,反過來,亦為外來投資者提供相同的保障,大大降低了西方「自由市場」的「掠奪」性。而且,既以「和」、「大同」精神主導,便即「泥水佬開門口」──過得自己過得人,是以共商、共建、共享體現這個「市場」的協和能力,在大家都能管控自身、管控合作的基礎上,以「和」、「大同」營造共濟、共榮,才是站於當下,既顧目前,又看長遠的可持續發展要義,才能廣結善緣,協同萬邦攜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