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  之 樂 仁

248

  學習、改良、自我革新,始終是中華民族傳統對自身的要求,一脈相承,來到今天,在世界「全球化」瞬息萬變大環境,依然能在國人思維、行動中,上溯到二千年前的先輩智慧,甚至更遠古的先祖對天地大自然變化所感所悟,從而形成「易」、「太極」的論說,為後人在面對各種變化時,有更好的應變手段,以至在所處身環境,不忘自強不息來做好自身的「調理」、革新,以便未來再遇上危難時,有實力應對危機和挑戰。

  這就是何以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能夠在不斷遭受挑戰、打擊的考驗中,得以跨過一次又一次難關而不墜,能夠化危為機,多難興邦,在歷史時代五千年洪流中,至今,依然是世上唯一的「活文明」、「活文化」,始終由中華民族世世代代繼承下來,歷久常新。當中,便需要人們具備革新的能力,去蕪存菁,才能夠在面對變化時,處變不驚,且能迅速找到化解之途,跨過去,將塹變坦途,將大山移平,又或是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以自己的能力、實力來調整思維,自省下,能夠找出一己弱點,加以補足,加以完善,成為「新」人,便能夠闖過一次又一次難關,開出新天地供人馳騁。

  為此,當中國走過了列強侵華,內憂外亂,當新中國成立面對內外的打擊,甚至經歷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都無阻國人自省,追求自我革新的意志。終於,為國家民族找到了改革開放的「活命草」。與其說,改革開放是一個「幸運」的降臨,倒不如實事求是看清,倘若欠缺國人自我革新的民族精神,不管看到別人長處短處都可為「師」的「雙重學習」、「雙重革新」能力,沒有了從面對變化,依循先輩智慧看待變化不是「對立」,而是一種變易往復過程,月有陰晴圓缺,而四季有春夏秋冬,是一種天地運行規律,於是,抓住四時變化契機,伺機而動,按照變化來配套好「天地人」共存共榮關係,便能從變中革故開新,為創設新時代、新環境部署好相適應環境,為此,變易到了某一階段,某一節點,人便能順應時勢而動,為達致目標,起著事半功倍的功效,得以快人一步取得更大成就。

  這就是國人、先輩參透變易所呈現的「內容」,為此,提供後世很多豐富經驗,卻又告誡後世不能刻舟求劍,不能一成不變。然而,哪些要變,哪些不變,每每又是具備前人智慧,由後世奉行,「和」、「大同」、學習、自省、自我革新,保留「根本」而開出新枝,按中華民族傳統,弘揚「人」的工夫⋯⋯只有抓緊這些「本」來從變易中開新,順應時勢,才能為國人謀求可持續發展的機遇,從「天地」變化中,體現「人」的定位,完善人的靈性,再配套好「天地人」關係,終能共榮共存。

  看到別人長短處,也看到自己長短處,便能夠從「雙重學習」、「雙重革新」中找到了「從之」和「改之」的著力用力元素,而且,除了「從之」的學習別人長處改革自己,其實,也在看到別人不足、「壞處」而自我警醒,不要掉入他人的「缺失」、壞處之中,更藉此作為自省,有否同樣缺失,必須將之糾正、改革過來。這就是何以中國經歷四十一年改革開放,可以在短時間內取得舉世矚目重大成就的原因。因為,當國家實施改革開放的時候,是以摸著石頭過河的檢驗形式來取長補短,尤其看到西方發達經濟體在產業轉型時,將製造業外移,發展起來金融和服務業,竟然出現了產業脫實向虛的轉變。

  尤其是在資本流動方面,儘管是因應國際大環境呈現經濟「全球化」需求下資金流動的形勢,但是,無可避免,一個地方欠缺了實業、製造業的支撐,只依靠金融服務業來創設經濟增長的亮麗,便容易掉入了產業「泡沫化」,一旦遇上經濟下行,便難以有實力支撐整體社會抗逆,遑論發展了。而且,金融資本高速流動形成的「掠奪」性,會是一柄雙刃劍,在「零和博弈」中,只有贏者一方全取,當中呈現的,是違背經濟「全球化」共建共贏的原意。由是,國家實施改革開放,也正視別人這個「缺點」,而謹慎應對,不會照單全收「從之」,反而,是從「改之」著力,避免形成產業空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