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共建 樂 仁

524

  毋庸否認中華民族在上下五千年歷史時代長河中,積累下來的生存發展經驗、印記,與西方世界有著南轅北轍的成分,兼且,民族性、以農立國、宗教信仰的差異,導致西方世界在「一神」宗教下出現的人與自然、人與人關係跟中華民族這個古老東方文明大國呈現出來的協調、和諧,因應大自然規律形成的規範自律、又勇於突破創新,能夠包容共濟的內涵,確是促使彼此有著涇渭分明色彩。

  尤以西方世界在工業革命洗禮後形成的生產力大振,用於武力、軍事力量為個人、地方、國家利益而「戰」,構成了在全球大範圍的掠奪資源、殖民歷史,這些經驗、印記反過來「說服」了西方世界相信「強者」,以「力量」、「實力」來解決問題,以零和來確立利益的擁有、繼承,於是,看看工業革命以來,以西方世界主導的環球貿易、發展歷史,總離不開戰火、生靈塗炭、贏者全取的「悲劇命運」,以至過去1個世紀以來,兩次世界大戰都源自歐洲大陸;而日本侵華,也源於日本明治維新倣傚歐洲工業革命、現代化成功,自認是「脫亞入歐」,從而將自身擴張以保存生存發展的「思想種子」,學習歐洲侵略、殖民,以中國為目標企圖確立自身霸權。

  重溫中西不同發展進路,以至怎樣面對工業革命、生產力提振形成自強,從中面對與他人的關係,可見,中華民族的善意是舉世無雙的。當然,人類生存發展,過去離不開戰火、攻掠,可是,以中華民族如斯廣袤土地,如斯多鄰國、邊界綿長,在歷史長河中出現戰火,是可以理解的問題。只是,當國家民族穩定下來,中華民族立即將「和」、「大同」、天下太平的「種子」萌芽成長,追求太平盛世,亦是無可爭辯的事實,構建成源遠流長的文明,感化國人、世人,寫下世人當今唯一活存的既古老、又現代文明。

  這些經驗、印記,是在一個又一個活生生的「動態」中承前啟後,一代代人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擔當,承傳這份意向,放下個人得失成敗,以國家民族,以世人福祉為職志,來到今天,我們以中華民族復興作為奮鬥目標,更不忘「整體」,以世界百年未有大變局的衝擊作為奮進動力,推動與其他國家民族一道,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尤以2021年10月25日新中國恢復確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50周年,從國家不同層面展現出來中華民族對聯合國這個國際多邊合作權威平台的支持,守護好這個平等互利、和平共存平台的堅定信念,更讓世人看到,中華民族追求天下太平、共商共建共享理念,有著源遠流長的經驗、印證和實質支持,能提振世人信心,以中國經驗、中國方案、中國倡議推動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並非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