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  當 樂 仁

326

  說到「社會責任」,自然離不開「個體」在「群體」中要有「擔當」;為此,怎樣擺好個體與群體的關係,至關重要。「個體」不獨指「個人」,當然,從個人「出發」,是個體;但,個人放在家庭中,家庭放在鄉族社會,一家企業放在社會,一個省一個市放在國家,一個國家放在世界,層層外擴,總會呈現「個體」與「群體」的關係,體現必要的擔當。

  中華民族、文明文化,正正從個人一開始便理順了這種「個體」與「群體」的關係,其中的「細緻」,僅從親人的關係稱呼便得知精微。為此,何以中華民族總以「群體」的存在來體現個體的擔當,體現責任,甚至到已經毋需「說教」式的指出「社會責任」,大家便能從「個體」的存在中好好掌握。當然,放在不同時代、不同歷史時期,總會有先賢提出精句金句直指人心,令到「擔當」、「責任感」能夠「一針見血」讓人們警醒自我,契入「共同擔當」合力。諸如,「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描劃的除了「大同」世界理想,還有,就是每個人的「擔當」,必須落在自己身上體現出來,不能「卸責」,將之推向「社會」、「政府」、「國家」,架空了承擔責任的「實體」其實先在個人身上,再構成合力,共同擔當。

  還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幾乎成為「讀書人」的擔當,欠缺這份責任感,便難以「讀書人」自居,也難以讓社會賦以「讀書人」的「榮譽」。看,憂國憂民,讀書人竟然「身先士卒」擔起無形責任,反而到社會安享太平、大同,在百姓享受「成果」以後,「讀書人」才「享受」這個國家民族繁榮興盛美果,卻無怨無悔,只會自我要求,盡其在我,想想看,這麼「蝕底」之事竟在中華民族、文明文化中奉為「志向」,如果不是個人、個體嚴於律己,肩負擔當,何來歷史時代繼往開來湧現一代代「讀書人」節氣,受萬民敬仰,寫上歷史丰碑,成為一代代「讀書人」的「燈塔」!

  有擔當,才會在自我約束、自律成就「仁」將一己能力貢獻社會;有責任感,才會在自我要求下,將「成果」貢獻社會,取之以道,濟世,實踐老吾老、幼吾幼,愈有能力,愈有擔當,甘之如飴,成就國家民族文明文化一個個熱血故事,串連起來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和」、「大同」,將各種社會問題扛在肩上,體現仁愛、道義。

  這,就是中華民族可愛、可親之處,是國家民族不管經歷甚麼苦難,總會有人以「擔當」,肩起責任,引領國家民族跨越險阻,迎來新天地的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