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  擇 樂 仁

206

  個人、地方、國家在生存、發展歷程中,總會碰上錯綜複雜的客觀條件,影響著各種事物變化,又產生了千絲萬縷的演變條件和數據,有賴人們作出最有利的抉擇來前行。這當中,便需要人作出判斷、取捨。

  但,怎樣才是最好的判斷,利於推進前行,利於跨過挑戰危機?世上沒有一帖「良方」總是因應所有人、所有判斷,從而必然形成大家都滿意的結果。因為,世界,也可以說「現實世界」只得一個,但是人卻有萬千、億計的海量,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每個人的「一念之間」也千差萬別,從而聚集起來的,是千千萬萬人的「未來」,卻是千千萬萬個差異,怎樣「回到」同一個「現實世界」?

  正是這種不同人的「立心」,一如佛學所說的「念念相續」影響下,作出了不同的判斷,因而,從個人、地方、以至國家、世界,便產生變化、「偏差」,又重新影響人們「想法」、「認知」、「立心」、「判斷」、「抉擇」,一波一波向前推進,一浪一浪激化相續,形成了個人的「感觀」、「標尺」也應運而生。

  這種演變,是「現實世界」常態;可是,演變出來的結果,卻可以是不尋常、出人意料;如二○一六年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特朗普當上總統,便是在「現實世界」常態運行下,因人們「想法」、構建「未來」所作判斷和抉擇而產生了「逆轉」、「不尋常」,才會被世界指稱「黑天鵝效應」。當然,不管是英國脫歐公投導致的結果,又或是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後不斷的「脫聯」,與盟友、夥伴「反艇」呈現的「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結果,其實,是否一如人們當初所希冀邁向的「未來」,還是這個「未來」在當時人們眼中、思維都是「空空洞洞」,至今在「填充」了「內容」後,依然僅是「概念」而無實質,只能是一個人們「不想要的結果」?其實,都不可能「走回頭」重返當初階段,提供人們重新思考、立心、判斷、抉擇的「重生機會」,不管「黑天鵝效應」產生怎樣的「結果」,是好是壞,人們都得為他們當初所構建的「未來」,所作出的「抉擇」來「埋單」,照單全收,自作自受。

  當然,世界、「現實世界」中,一些人的抉擇處於「主導」地位,便會影響了另一些人並非選取同一抉擇的「未來」。正如,英國脫歐公投有百分之五十一點八九贊成,以不足百分之四的比率形成「國家意志」,令到反對者無可避免要「同乘一條船」邁向脫歐的征程,承受當中的風浪、利弊,形成一種「綑綁式」的命運共同體,往後不管結果如何,都必須共同分攤、分享、承擔。

  由是,「現實世界」也是如此,當人們大多數在自身「想法」、「判斷」、「抉擇」呈現主流時,其他人可以說是難以抗衡這股主流,是否能從自身「立心」、一念之間按客觀條件和元素,以便作出個人判斷抉擇趨吉避凶,其實,也要看各種變化、影響的程度,和個人的抗逆自救能力,否則,不無例外會跟著大勢的「現實世界」運轉,遭到它的影響,難以獨善其身。

  此所以,何以國家總是在發展征程上,做好藍圖、規劃、路線圖和時間表,提供「五年規劃」、「十年行動規劃」等重要的「未來」實質內容,供地方、人們有所依循,供大家具備一套「一致」的發展前景、「未來」內容,來作好自身的生涯規劃,來從「立心」中,作好判斷、抉擇,踏好下一步前行。固然,這也不同於必然會人人得出相同結果,但是,當有了國家發展藍圖、規劃,便容易具備確定的客觀條件、環境供國人按自身條件、能力,配合「整體」國家大勢,做好個體的判決、抉擇,順隨這個大勢前行,便容易取得所希冀「未來」,做到從構建「真實」中,有存在感、獲得感,以至在共建共贏共享中,有真真實實的幸福感。

  國家從過去各個「五年規劃」的實踐中,提供人們清晰的成績,總是按照「五年規劃」落實工作取得成績。此所以,何以改革開放四十年可以產生翻天覆地變化,將國家推向世界舞台中央?做好對「未來」的規劃,賦予內容免於空洞,便能實事求是、實幹,免於整體國家空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