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國門 樂 仁

179

  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歷史文明,告訴國人,每當開放,擁抱世界,便是一個時代興旺的盛世;而近現代中國由盛轉衰,備受外侮,多與閉關自守,看不到外面世界真面貌有關。為此,打開國門,走出去、引進來,成為今天人們共識通向興盛的要訣。事實上,晚清、新中國成立後至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的兩個時期,國家自有積弱原因,但,很大程度也與閉關鎖國有關,令到國人回顧這些歷史片斷,莫不感嘆,才會在改革開放號角吹響以後,當國家企圖打開國門引進來、走出去,便獲得海內外中華兒女一呼百應,投身這場偉大興國事業。

  打開國門,儘管是中國這個偌大體量國家的國策,但是,「如何打開國門」,才是關鍵所在。不小心翼翼開放,不首先「知己」明瞭本身「弱勢」、短板所在,甚至好高騖遠以期「走捷徑」,以為可以「多快好省」用短淺目光冒進來開放,來打開國門,其實是相當危險的抉擇。儘管當年國際上不是有太多經驗讓中國這個一窮二白國家來借鏡、取經,但是,憑著國家領導人提出來要實事求是摸著石頭過河,可以是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也應是有能力、條件地方帶動後進者,於是,改革開放呈現出來的,是以先行先試和「試險田」來試錯,從對錯成敗中汲取教訓,調整策略再向前行。

  說中國是「幸運」,不無道理;但與其說「幸運」,倒不如說這是中華民族、中國人的「長處」,堅忍、小心謹慎、具危機意識、「和」、「大同」……串連起來,是實幹精神,以人的意志來突破條件制約。於是,一個偌大國家、人口眾多,條件、資源分布不均,在外人眼中,這是個很多短板、很受制約的環境,難以調和當中的矛盾和差距;可是,中國人正因有民族優點,能從不足中看到出路,從危中看到機遇處處,從困乏中看到生機,這種「轉化」思維,是先輩從大自然興衰、四時更替中感悟出來的哲理,且影響一代代後世,從轉化中找到安身立命之所。

  因此,文革十年浩劫結束,迎來轉化契機,走上改革開放大潮流;短板處處,可以成為與現代化、自由經濟體的港澳、世界發達經濟體「對接」互補、錯位發展的契機;國家公共建設遠遠落後國際大環境,原來不是「缺陷」,相反,國人看到的是建設大潮,在愛國商人投資興建廣深高速公路,在港澳商人回廣東省修橋建路,建造現代化星級酒店,拉開了國家改革開放帷幕,在「三來一補」推動製造業引入外地先進營運法則下,也從此向世界宣告中國打開國門。但,這種「打開國門」引進來的舉措,是有限度、有節制,也有一定規範,不等同「大開中門」,更不是毫無約束下迎來「強勢」進駐。當一步步實現開放,摸索出經驗,再投放於改革中去,成為「摸著石頭過河」、「愚公移山」的現代化版本。

  這一切,四十一年後的今天,人們看到國家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市場,具備全球最齊全產業鏈,是否會遺忘了實幹的精神,會否因為所取得的成績而好高騖遠,以為不可一世,便將國門「大開」,以為可以取得最快的「登頂」速度?回看這些年來,國家針對開放方面,絕對是聚焦於金融資本市場必須「調控」、有限度開放的宗旨。正因為,儘管開放可以激活市場,資本流動流通可以活化營商,但,它總有「掠奪性」一面,尤以當年在設立股票市場「試行」這種金融資本既集資,也是投資、炒作的金融市場來試水溫,以及當資金「水浸」尋找出路,形成炒地皮圈地、炒各種資產、貨品,胡亂借貸投資投機形成市場過熱,通貨膨脹加劇衍生民怨,這種種經濟過熱,也多與市場在「開放」中具備「激活」因素和「掠奪炒作」因素疊加有關,因此,中央出台調控政策,尤以時任總理朱鎔基推出「宏觀調控」,緊縮銀行貸款以至形成「外流」資本「回國回籠」,今天回看,正是針對金融資本流動流通,不「大開中門」的實幹指標。

  為此,怎樣理解改革、開放,怎樣看到調控,確保金融資本有度流動流通,以免產業脫實向虛,形成自保、謀定而後動機制,對於面對未來新時代新征程打開國門很有指導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