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方略 樂 仁

104

  當社會經濟愈趨發展,分工愈加明細,展現出來的,就是愈需互補合作來共建共存發展環境,才足以創設「專業」、「分工」的合作,才能夠互補不足、互補所需。因而,依循這套發展模式,便必然形成了相互依存關係,以至這種關係在環環相扣下,只會日益緊密,以至演變成「生態鏈」,誰也離不開誰。這種互補、分工合作,也就創建了更多的「市場」、「平台」,提供彼此各種供需、互通有無,於是,產業鏈、供應鏈、生態鏈,莫不建基於這種緊密關係才能營造流動力量,擴大空間。

  當然,在分工合作中,也形成上台唱戲參與各方在付出的同時,也謀求自身利益的自保,不致損害根基,「賠了夫人又折兵」。從而,「市場」增加、擴大;平台擴張、外拓,以至「水向低流」,促成資本、產業外拓、承接,目的只為擴大彼此的互補合作、分工合作,從中產生更多成果,分配予參與各方,在各取所需下,從合作中體現出來自保的力量平衡,也產生力量相互抗衡力度,但是,只要基於公認的秩序、標準、遊戲規則,其實,便是「市場」規律、平台法則,提供大家有所依循的來上台唱戲、合作演好一齣齣戲碼,體現各自存在角色定位。

  這是過去四十年全球在經濟更緊密交融發展中「全球化」、「一體化」展現出來的既合作,又競爭;既自保抗衡外在力度,也平衡利益謀求拓展更大「市場」和「平台」的發展格局,令到國際交往始終有序而行,始終依循各組合體、組合體「+」的遊戲規則來攜手合作、各取所需。在這種國際交往、全球格局中,刺激起各種流動要素互通有無,激發起發達經濟體外拓開發新興市場,也促進貧困落後地區紛紛引進外資、產業尋找生存發展空間。一時間,從國際貿易、資本和產業外拓中取得發展契機,可謂一浪接一浪推動整體世界「動起來」,成為一個多世紀以來最興旺,也是最能體現「太平盛世」的時代。當中的分工合作、共建共贏共享,可以說是開了世紀興盛格局,令人們對美好前景充滿信心,咸認這種「全球化」格局能夠造福人類,推動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可是,在這種「全球化」格局下,在發達經濟體外拓中,也隱隱然產生了「畸變」,從過去資本、實業的產業外拓,尋找新興市場來體現自身「體外」生產力的同時,竟然產生了金融業過度擴張,以至形成過去追求利潤變成「脫實向虛」發展,不斷興風作浪炒買炒賣推高不同經濟體、市場的資產價格,以「暴利」來尋找「買家」承接經濟、資產價格泡沫,終於在一浪浪金融、貨幣危機中,先後出現亞洲金融風暴、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導致資產價格「大蒸發」,誰人在當中獲利,難以看清,但是,肯定的一點,就是全球經濟體,連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經濟體都因資產泡沫而蒙受重創,以至要推出量化寬鬆政策來自保。

  這更促成新興市場、發達經濟體在金融、貨幣重創中,尋找創傷原因,以期堵截危機和風險。由此引伸的「自保」、「自救」,以至尋找更有利自身「復元」途徑的同時,構成彼此在互相依存關係中,思考過去的國際格局、遊戲規則問題核心以期做好必要預防和防衛工作。由是,衍生的力量平衡,乃至「洗牌」效應,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當中,也就是因應市場環境,適應生存發展,形成力量自身較勁,並非人為挑起爭逐。可是,這種「洗牌」和力量不斷平衡狀況下,當然會引起發達經濟體自保、自衛的意識,但是,如何應對,是抗拒、抵制別人來自保,還是歸根究柢查找金融危機根源,堵截漏洞,便會衍生南轅北轍結果,便會出現是加強分工合作互補,還是打擊盟友、夥伴以求自己生存的重大分野。

  近期由美國發起、面向全球的貿易戰,便清楚告訴世人,美國在防衛自保心態中,是如何看待「市場」、「平台」上各自角色,怎樣看待分工合作、互補互利共贏國際格局,以至她所採取的全球治理方略。不幸地,美國所選取的路向,與「全球化」、「一體化」中各組合體、組合體「+」所希冀和依循的遊戲規則,竟然是背馳之勢,令人徒嘆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