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調「共商」 樂 仁

156

  俗語說「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可想而知,重視「道」是中國人的傳統價值,雖然「道」可以是很玄,很虛無的東西,「道可道,非常道」,但套用在人們精神價值上,「道」還是有它主導人們行為準則的意義。為此,共建共贏共享這個主軸引領下的合作,便指明了重誠信,說到做到的踐行工夫,必須體現在各方攜手合作要達致「共享」的有效分配,才足以促成各方互信上台唱戲,構建成果提供大家各取所需,而不能以掠奪思維主宰合作夥伴達致自私自利目的,乃至一旦自身所取得的利益減退時,便會反臉不認人,「以我為主」。

  中國改革開放邁向深水區,固然有自家國家的問題,幅員廣闊,資源分配不均,乃至在「一窮二白」基礎上發展和發展起來必然面對諸多利益分配、經濟利害衝突和制度跟不上等問題和衝擊,當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指定時間日益逼近,在「最後一公里」上所展現的壓力和反撲,也是前所未見的「反彈」,需要中央政府帶領民眾闖過去,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不斷鞏固成果,始能在過去四十年打穩的根基上,再上層樓。

  與此同時,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也促使中國和環球合作夥伴在面對全球經濟「一體化」,多元多極狀況下衍生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挑戰和困難,更形凸顯對全球經濟體的衝擊,尤以二○○八年爆發國際金融海嘯以後,金融這一產業和議題,引起世人關注,原來它早已滲透到各方面,一旦抗逆能力,又或過度投資而產生「泡沫化」以後,帶來對全球經濟民生的影響,便會產生「骨牌效益」。為此,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國際呈現的多元多極「一體化」和互相聯通、依存構成的可能產生「骨牌效應」,莫不左右世界上眾多的自由組合體今後如何加強合作力度,抗禦風險挑戰。更重要的是需要凝聚力量抗禦各種突發打擊,只有具備抗逆力,才能扭轉風險,化危為機。

  如果能夠從這個「一體化」角度切入,觀照環球各種自由組合如何能真心實意合作,真真正正攜手求取共建共贏共享,那麼,便不難理解,國家領導人五年前所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並非為着中國自身利益,也非為掠奪更大的國際市場而向世人公布的一項發展大計。而是,當中的「共商共建共享」,便開宗明義針對世界上不少地方的憂慮而闡明這個全球大計的宗旨,它的發展方向,並強調沿線各參與國家要凝聚力量,和平合作,帶來互利共贏,才能夠攜手上台唱戲,各方合作夥伴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人類福祉添磚加瓦,為子孫後代創建更有利的合作環境。能夠從這個角度檢視人類福祉的構建,並以「中國模式」締造起來的互利合作共贏共享主軸作為共享、分配的要件,可見,「一帶一路」提出構想以來,至今經歷五年光景的探索、建設,經已走出一定成績,獲得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地區和組織參與,將這個「大平台」打造成和平發展、共同繁榮、開放自強的全新合作機制,為世界各地合作提供新的典範,指引出來人類福祉的方向。

  尤其當「一帶一路」在全新的歷史階段和環球格局大起大落變化中,給予世人看到有別於過去列強經濟體中的國際貿易合作會「包裝」了一定掠奪性,「一帶一路」的自由組合更加強調「共商」促成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這當中的「五通」,完全掃除「掠奪」成分和疑慮,便令參與者具備信心、互信,認同「一帶一路」不會失真,為此,在一呼百應下,短時間內在各方上台唱戲的同時,能夠促成各種「+」產生疊加效應,顯然是「一加一大於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