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  衡 樂 仁

593

  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不管是「做人」,又或是在事工上,很重視「入門」,亦即,很重視先確立一套規律、法則,以此為「標尺」,展現「正道」,在人世間的存在,來以「立心」作為「入門」基礎。為此,中華民族在為人處世辦事上,先要求做好入門基本功,不打好打穩這個基本功,休想從這個「入門」位置向上提升發展。尤以從前國人強調「師徒」關係,也重視「師承」,正是從入門打好基本功的角度出發。廣東人有句很貼切說話「學壞師」,正是這種精微的體現,「立心」,雙雙推動人們要從立好「初心」,打好「入門」基本功來為人處世,否則,「立心不良」、「學壞師」,是人們所鄙視的個人人格發展,因為,他會難以體現人所敬畏的「天地」、「道」互攝的「正道」得以存在。

  當人們能夠理解「和」、「大同」,能夠理解它是「正道」的體現,也能夠從而以敬畏之心來確保「正道」在人世間生生不息運行,體現出來是「人間道」依循「天地」、「道」來化育萬事萬物,人在其中,也是一員,也是共存共濟「共集」中的一份子,和道這套思維「密碼」,人一下子有了安頓心靈的「居所」,有了安心以後的定力,有了不偏不倚且立心來做人、做學問、做事工,一切都在找到了這個「入門」方法以後得以豁然開朗,心靈一下子澄明,因而,知道了個人的存在精神和價值,也是一如前人「初心」,「和」、「大同」,而「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這在入門以後,是層層推進,層層提升,從個人,及在世人萬事萬物,莫不依循這個「初心」體觀出來著力用力方向。

  一個個「座標」,一條條進路,都從「本」、「源」出發,都從這裏孕育出來一個又一個境界,等待人從入門以後用功探索,不斷豐富認知內涵,終於,在固守「本」下,是契合先賢職志,代代相傳,推演開來,成為「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由是,這再不是為了個人生存發展,而是展現最大公無私的「初心」,為人類謀求福祉,創造太平盛世。

  正是這種「入門」工夫,便容易令人明白,雖然「天地」、「道」是無形無象,雖然它是「無涯」的存在,但,當人有了「初心」這個根本,便會參透了,其實,「天地」、「道」,它不是孤懸而存在,與「人」毫不相干。

  恰恰,正因為人具備了「初心」,啟發了靈性,頓時便能感應了「天地」、「道」的「密碼」,將「人」與「天地」、「道」連通起來。「天地」、「道」無言無語,也沒有了私心,是不偏不倚存在,為此,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正體現了這套公平至極的孕育、化育法則、秩序,人在其中,從掌握了「密碼」得以「入門」以後,能夠將「天地」、「道」與人世間「人間道」連接起來,將兩者互攝產生了整體,「天地人」的存在,從而再不是各自存在,在「一體」中,有了「和」、「大同」,「天地」、「道」,與人世間「人間道」,又是一個整體的不同切入面,一如一個銅板的兩面。先賢很聰明,將「天地」、「道」賦予了「人格」,將它化作了一如人般有喜怒哀樂的「人性」;又將人提振以「天地」、「道」為目標,要以「天地」、「道」的法則秩序「下降」於人世間,成為人們依循的規律秩序,並以此生生不息迎上演變、變易,始終保持調和、平衡來體現無私、不偏不倚。

  於是,在人世間不管人怎樣追求生存發展,追求實現真善美,追求美好生活普惠世人形成太平盛世,天下太平,可是,當中每每有一套從「入門」開始要設立、遵守的規律法則,體現無私不偏不倚,並以「和」、「大同」作為共同存在應該依循的「道」,人世間,稱之為「正道」,那麼,在恪守這套規律的時候,人便會有一種意志,在追求個人利益、個別群體利益的時候,不會走上最大化的掠奪局面,而是,必須從整體中,找到各種利益平衡點,當出現失衡、不平衡的時候,便要使之調和、協調來重歸平衡狀態。只有如斯,才稱得上取之以道,卻又沒有一套必然的「良方」訴說「道」是甚麼,是各佔多少比例才稱之「平衡」、「調和」?

  正因如此,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是看到人有私心存在,看到人世間會有許許多多事總是不平衡、不協調,卻沒有設立了一套「不移標尺」來界定怎樣才算是「調和」、「協調」、「平衡」,只是指出了「和」、「大同」,從無言的「天地」、「道」中,讓人去感悟當中的法則規律,「拿捏」箇中尺寸,以「人」來攝於「天地」、「道」的標尺,一如它的大公無私、雨露均沾。這,就是從「天地」、「道」以「人格」來為「人」追求立心,確立「初心」,人從這個「入門」,便進入了「天地」、「道」之中,成為「天地人」關係的自我成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