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  識 樂 仁

109

  經驗教訓也好,常識也好,其實,都是人們在生存發展過程中,累積下來過去嘗試走過的路形成的一種「資料」、「數據」匯聚,從人們理性思考中篩選出來共通性和當中特徵,匯入思維中,將這些相同、相近的數據、資訊整合成為「經驗」、「教訓」,提供人更好的免於重蹈覆轍選項。

  這種經驗,作為常識注入人們思維記憶中去以後,具備很深刻的印象,按所取得的經驗教訓來防止犯上同樣錯誤,又或方便在選擇中認定應走路向,才能讓人們信服,原來具備經驗,有利人們更快面對面前環境、困難和挑戰,可以輕易走出了困局,更快地迎上前面的新困難、新挑戰。

  可是,這些從先輩,又或從自己掌握起來的經驗、常識,其實都面對一個重大問是,它總會因應主客觀環境變化而改變,甚至產生重大變化,不利人們依照老皇曆辦事。否則,將固化的經驗、常識視為放諸四海皆準、放諸任何時空皆準的話,必然會因時代轉變、科學技術等各種環境產生重大變化而「跟不上」,一旦 「固化」,只會形成脫節,倘將這些「固化」了的經驗、常識用於應對新事物、新環境衍生的挑戰,只能是碰壁的打擊,難以有效對症下藥,更遑論要化解危機!

  這種因經驗、常識「固化」而脫節所產生的認知差異,正如中國成語所說的,是「刻舟求劍」般,只看到在一時、一地所形成的狀況,以為可以千秋萬代採納用於應對問題,終於,會因客觀環境早已改變,令到原有的「標尺」、經驗、常識「離地」,再不能有效提供人們對焦於眼前的主客觀環境。一旦「失焦」,事態可大可小,也可以成為人們失敗的導火索,這種打擊,甚至會令個人、國家民族遭受沒頂之災。

  為此,國人從先輩中,學習得到「與時俱進」的道理,不管所掌握的經驗、常識在一時間的運用中如何奏效,但是,時移世易以後,還是要憑藉學習新事物、新環境來對比既有的經驗、常識,要求將之更新換代,要不斷適應客觀環境的變化來調節好經驗和常識,再反饋到思維記憶中去,作為新經驗、新常識,以利當遇上新事物、新環境時,可供派上用場,應對世態變化。

  正因國人從先輩中學習得到「易」、「太極」總在變化,不管「天地人」如何構建好緊密關係,但,在各種變化往復中,雖然表面上有循環之勢,但,這只能是「大環境」.「大格局」的往復轉變;可是,在小環境、小格局,以至個體,便在「大環境」、「大格局」變易中,產生了興衰,又或可以是興亡,這些莫不告訴人們,面對「天地人」和變易的轉變,其實,「人」要好好掌握經驗、常識,也應看清時代變化等客觀因素影響下,到底經驗和常識有否遭受「固化」,變得與新時代、新環境「脫節」?不弄清當中的轉變,以期「一本通書看到老」,才是人們在追求生存發展中的「大忌」。

  也許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很有「先天」條件來從「易」、「太極」中看到天地、大自然往復變化所產生的時移世易重大轉變,因而,總要求從協調、適應中,學習新事物、新知識,掌握新經驗、新教訓,從中形成了自我更生、革新的源源不絕動能,推進個人、地方、國家民族發展。其實,從這些進路也可以清晰看到,其實中華民族是很能理解別人長處、查找自己短板從而取長補短來提振自己,來革固開新的民族。從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文化長河中,其實何以中華民族至今能保存下來如斯輝煌的「活文明」、「活文化」?當中,正因為不斷向其他文化、文明、經驗、常識中取長補短,去蕪存菁,採用了別人所長來自我革新,才足以跨過一次又一次輝煌,再攀新高峰。這,是一個善於學習,善於看到別人長處而借鑑的歷史、時代更替中能始終保持與時俱進動力的民族特性,是在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中不斷革固開新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