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  踐 樂 仁

1527

  一些事情,平常時候說起來、聽起來很悅耳動聽,也似乎很容易洗滌人心產生了教化作用,可是,當真正要行動起來,便會察覺實際操作很容易出現落差,原來不是想當然的一回事。

  道德倫理教化、秩序紀律的遵守,理想世界似乎總在人們周遭存在,實行起來,反而是處處制約,總有「狀況」。為此,人們看待中華民族踐行「和」、「大同」,以「內聖外王」從個體向群體層層擴展,很多時以為會是「曲高和寡」;西方世界甚至對中國人這套從心性之學發展起來的做人處世、維繫國家民族生息發展學問多有鄙視,以為中華民族只是「說的漂亮」,會和他們有著類同的「森林法則」、零和遊戲在世上求生發展。

  尤其中華民族在「和」、「大同」精神感召下,常常有「顧全大局」說法,教化晚學,在大我小我中求取平衡點,也藉以維護個人和整體最大利益,這並非兩者間的博弈。可是,顯然,這套思維不容於「二分法」下西方世界強調「個人權利」、「個人利益」的思維,而每每遭到西方嗤之以鼻,以為中華民族這一套只是自圓其說的發展說詞。

  可是,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神州大地,「武漢封城」,世所罕見,不獨意味這個千五萬常住人口城市截斷對外交往,亦顯示全國要截斷人流,居家隔離,以最原始方法阻斷病毒傳播途徑。個人,在顧全大局當前,展現個體與集體命運與共,無分彼此的共同利益維護大場景。而且,在短時間內全國幾近「停擺」,藉此維繫全民最大利益,展現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堅毅意志。

  不管西方世界有多詫異,有多嘲諷,中華兒女宅家「過大年」;白衣逆行天使放下團年氛圍馳援武漢抗疫,這個場面,不是「說教」,更非空談,而是,實實在在構成「全國一盤棋」的自律、擔當、服從中去,築起全民抗疫長城。

  在這種上下一心保家衛國,保存民族命脈當下,是對國家民族充滿信心定力的體現、是對國家領導人「指戰」的滿滿信心,為國人在「內聖外王」工夫中,呈獻「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人心教化一課,原來,過去先賢所說的,全都是可以實踐奉行的規律、準則,展現中華民族真實的個性,且從這一刻開始,可以為後世樹立薪火相傳的民族發展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