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身立命之所 樂 仁

346

  人總是有感情動物,為此,當遇上與他人作比較時出現了技不如人的現實,故而生起自卑情感,無可厚非。何況,偌大一個國家被別人比下去,被列強侵略欺凌,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在本國大城市劃出「租界」,那種飽受欺凌壓逼而抬不起頭做人的恥辱,正是清末以降中華民族的厄運,因而導致有國人自卑,是正常不過的情感展現;而在愛國、救國情懷下,出現了知識分子提倡出來的各種方略儘管可以分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與「全盤西化」兩大陣營,但,都是希冀發揮知識分子的作為,救國圖強,助民族擺脫厄運,走上復興之路。而這些思潮,正反映在特定歷史時代場景中,中國人重視「人的力量」,不信服「命運擺布」而將人放於「天地」下,展現「和」、「大同」讓世人和平共存,擺脫西方世界殖民、掠奪這些與中華民族傳統精神價值相悖的「天地人」共存共濟危機。

  今天回看當時的特定歷史場景,國人當然仍有感那份國家民族厄運錐心之痛;但是,怎樣看待當時人們提出來的救國圖強方略,宜用同理心來檢視,在沒有現成版本下,憑空想像一套能適應國家民族,適應中國大地和它存在重大差異的現實條件方案,談何容易!顯然,儘管有「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和「全盤西化」兩大方略,也必然要經過實踐驗證,摸著石頭過河,才能夠積累經驗教訓,更好地將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適應新時代、新環境推進現代化。

  因而,按歷史時空和現實而只會非議,不切實際;以至,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文化長河,都是將是非功過放於後人評議,要做的,是活在當下而將目標放於前面,以民為本推動共識,來在「和」、「大同」中領航國家民族發展,走出屬於中華民族的路、「版本」。這在過去歷史時空中,不乏經驗,每遇上「新時代」、「新時空」,總會出現新的事物、法律規章,迎上未來發展。但是,又始終以「人的力量」勇於開拓創新,做好人「存在」的工夫,有節有度「開天闢地」,總是上下求索人「安身立命之所」。這正顯示,中華民族貫徹「天地人」來生息化育,保育好「天地」,也令「人」有「位置」,有「存在感」,從而在身、心發展上,具備靈性和滿足,人,就是在生存、生活中,契合天地共存,才能確立人的位置而能承先啟後、薪火相傳,有了個人的權利和責任,不能偏廢。

  這就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能夠源遠流長,至今依然可以提供國人找到「根」,能在現世成為唯一存活文明的要義;欠缺了上溯和啟後的責任,欠缺了「根」、「和」、「大同」的延綿發展,中華民族便會「失墜」,便會茫然不知為何、為誰「存在」、「存活」。所幸的是,在五千年歷史長河中,中華民族經歷一次又一次厄運,可是,都沒有因自卑而自我放棄,五胡亂華、南北朝,以至清未以降西方列強侵華⋯⋯莫不令中華民族生息發展飽受亂患,可是,卻在自卑、有負面情緒現實下,不忘人們為「人」定位,找到國家民族「位置」,奮發圖強,才在不同仁人志士努力下,在不同思潮激盪下,從「根」開出新枝,秉持「和」、「大同」吸收了「亂」的教訓、經驗,為國人謀取到新發展時期,迎來太平盛世,促成國人堅信「多難興邦」。

  回看歷史,正是中華民族在生息發展中以史為鑑的生存發展動力,在前看時,又能理性思考,總結經驗教訓,推出新制度法則使人們能夠開新,國家民族文明文化能去蕪存菁,卻不是掉入了「民族劣根性」的陷阱不能自拔。且始終以「人的力量」,駕馭好「天地人」來為國人、世人謀求福祉,從「根」上學習別人長處,回饋「根」得以壯大。

  這條民族文明文化長河,便是一次又一次如斯革故開新下,迎上二十一世紀中華民族復興之途。而且,所展現出來的,並非只為自己,而是,也為交流互鑑,為人類命運共同體謀福祉,獻力確立人「安身立命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