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其菁華 樂 仁

115

  顯然,歷經一個半世紀列強欺凌、內憂外患,國家民族瀕臨解體,在殖民主義、戰火侵略下,國人生命朝不保夕,這種喪權辱國慘痛,是那個時代中國人難以「承受」的滅絕式打擊,因而令人們生起自卑,抬不起頭做人,也是情理之中。甚至從自卑衍生對民族、文明、文化中的「糟粕」指為「民族劣根性」,也是在特定歷史時空產生的未經驗證而想當然情懷,今人豈能橫加非議,以至毫不過濾便全單接收?當然,一個國家民族、一個文明、一個文化經歷以千年計的生息發展,自當有其菁華,與此同時也有糟粕,是必然事實,只有憑藉理性思考、分析,存其菁華、去其糟粕,為民族、文明、文化提升完善提供動力,才是一個國家民族面對時代發展變遷應有之義。否則不管是著眼於「菁華」,又或僅著眼於「糟粕」來全部套用於國人身上,會是「兩極化」的表現,豈能符合中華民族「和」、「大同」不偏執一端的民族、文明、文化精神?

  因此,檢視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有怎樣的「菁華」,又有哪些「糟粕」,只能以民族生息發展歷程、國情這些時空背景來梳理,於是,中華民族、文明、文化呈現出來「和」、「大同」,重視保存「根」,從「天地人」共濟共存中,確立了「人」的位置,讓人們易於在天地大自然往復變化中找到一己安身立命之所,且能夠做好協調發展,求同存異,憑藉「人的力量」、意志衝破前面的障礙走出新天地,一切,都是中華民族、文明、文化的菁華所在。當然,具備這些菁華,只能是人們認知我們有這份傳統,有這些有利元素,可是,它們在發展進程中,不得不面對時代的轉變而作出適應性,調節好優勢契合新時代發展,才能與時俱進。否則,最好的優勢、菁華因固步自封的話,必然落伍、遭受淘汰,成為糟粕。這其實也是一種轉化過程,告訴人們,倘若偏執地以為「菁華」會是永恆不變而「吃老本」,那麼,當時移世易,便會在變化中成為糟粕、劣根性。

  可幸中華民族先輩參透了天地往復玄機,為後世指引了出路,怎樣看待變易,迎上出路,配合民族刻苦耐勞性格,堅毅不拔意志,勤奮好學精神,「和」、「大同」包容力產生疊加效應,總能汲取他人強項,取長補短,在存菁華、去糟粕過程中,每每容易在協調、平衡中提升自身素質,同時也加入別人強項形成「本地化」的「外來」元素,激活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不斷調整,適應現代化。

  而且,我們國家民族正是清晰本身存在的各種「差異」,為此,不會在彼此落差中互相指摘,更不會因而自卑以為落伍於整體,而是,從這種共存大環境形成多元共存共濟,各自發揮力量,也各自學習他人長處,警惕短板,促成優勢互補的共濟共存關係,形成「教化」的學習、社會化過程,為個人、家庭、群體、區域找到了契合自身現實的定位,將「人的力量」發揮到最大效能,總能乘風破浪跨越厄運、衝擊和挑戰,鑄就一個一個「多難興邦」的歷史時代印記、里程碑。

  但,不管是太平盛世,是遇上時代厄運,中華民族因應看透了「天地人」關係和認清「人」的位置,總是能夠具自信化危為機,以「人」的力量開創發展新天地,於是,便容易在「和」、「大同」指引中,在包容共濟中,最能展現出來身心滿足、樂天知命性格,始終維繫於「人的力量」來應對面前困難挑戰,不怨天、不尤人,做好了「人」的工夫,也做好了「人」將身心適應環境變易的工作,於是,不管天地往復的變化對「人」是順是逆,都能看到這只不過是變化長河中一個節點,且變化也是有危又有機,機遇處處,只有做好了「人」的本份,當機會未臨,便能迅速扭轉外在環境,迎上新天地,創建新的發展形勢。

  國家實施改革開放,儘管在現世上沒有任何「版本」、「模型」可供借鑑;但,就是憑中華民族這些民族精神和「菁華」,勇於學習別人長處為己所用的開放包容,因而,國家的發展進步,可以用「三年一小變、五年一大變」來形容,但,始終維繫「根本」,在「天地人」中做好了「人」的本分,於是,四十一年時間,便能看到民族復興目標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