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盛世 樂 仁

952

  一個有五十六個民族的國家,一個偌大土地卻資源分配差異巨大國家,一個十四億人口大國,在五千年歷史時代長河中,凝聚起來的是生生不息活力展現出來的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且成為國人「共同信仰」,在穿梭古今中外中,一幕幕盛衰,一幕幕太平盛世與民族苦難交織景象總會呈現國人眼前,警醒大家,也可供大家憶苦思甜,然後,就是在各種環境發展中,或展現鬆散的「一盤散沙」,或反過來呈現統合力和向心力,凝聚起來國人智慧、毅力攻堅克難,跨越危機和挑戰,闖了過去,多難興邦,給世人留下詫異目光,何以一個「一盤散沙」的國家民族,竟然可以迸發出如斯巨大能量,扭轉了悲慘命運,卻又是那麼祥和,以「和」、「大同」統攝國家民族、文化,也以這份精神核心價值,不「報復」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反而,取長補短,始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這種源於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和」、「大同」,為構建萬世太平而不分國族、不分東西方世界,甚至不分「敵我」的包容大度,儘管,看在別人眼中可能是難以理解,甚至難以感知,產生了誤解,是「一盤散沙」;而在「統合」後,會是「強國必霸」,會沿用她們曾經使用,以至到今天仍然使用的侵略、掠奪、欺凌手段來對付「弱者」,但是,只有回歸事實,回看歷史的實在片斷,儘管,中國改革開放四十一年來,確實是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朝民族復興進發,可是,這個既古老,又現代的文明大國,始終秉持「和」、「大同」,來達己達人,以至在創建自己福祉的同時,不忘為萬世開太平,與世界人們一道,推動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一以貫之,展現既鬆散,又具強大統合力的「共同信仰」。

  當然,過去一個半世紀中華民族走過的歷程,有苦難,有榮景,交織成一段民族振興、圖強畫卷,走來儘管不容易,可在中華民族堅毅不拔、刻苦耐勞、包容共濟中,從曲曲折折,跌跌撞撞的進程,讓人們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大方向,依據「和」、「大同」、求同存異,給國家民族殺出一條「血路」,在「共同信仰」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指引下,實現了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理想,甚至,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建設路向,為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新歷程譜寫一段段適應時勢的新篇章。這些一個個片斷、截面交織起來的,是連串發展「動態」的現實,國人不會停留於某一截面,便迷戀,又或悲戚於那個場景中,而是,從自強不息中看到了明天、希望,於是,不管是「一盤散沙」,又或是統合力量,都是按當時、當地實際而呈現的面貌,走過了以後,又是一片新天地,又需要新的適應手段和歷程,正是這樣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奮進不息,今天,國家民族迎來了太平盛世,也希冀以「和」、「大同」感召世人共同匯流到這種精神價值上,將太平盛世的福祉推廣予世人,令大家都能在這種祥和、共建氛圍中,找到自我實踐路向,找到奮進目標,同心協力,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添磚加瓦。

  這就是中華民族溫良恭儉讓品德展現出來的理想價值,不會以強凌弱,更不會逢強必霸走西方發達國家當年走過的路。

  而是,從借鏡中,學習好別人長處,也以他們的劣質警醒自己,達成了從之、改之,以智慧來適應時勢發展,作出取捨,更不會刻舟求劍,看到了所設定的「標準」,便忘卻自身在時代發展進程中向前進步、移動的主體,難以依循過去人們有效經驗作為唯一指標,忘卻時代和各種客觀元素必會變動,會「失效」,倘只是抱殘守缺的話,只會形成對自身的窒礙和掣肘,與時代脫節,遑論與時俱進。

  當嘴嚼、「消化」了「進」的含意,便會知道,當中已是一種變化,一旦基本面變化,一變而衍生萬變,基本面不同,影響所及,再不是原來的、過去的事物,故而,便需要有適應和調整過程,從過去的「根本」出發,適應新環境、新格局。此所以中華民族看待人、事變遷發展,很強調與時俱進。關鍵在於「時」和「俱」,箇中的相適應、配合和平衡,也就回到了「天地」往復演變的「循環」,生生不息,倘若未能協調發展求進,始終取得平衡的話,便難以展現事物演變,將人「安放其中」的宏旨。

  為此,引伸了中華文明、中華文化這個「共同信仰」,精神價值「和」、「大同」的「根本」不變,卻需與時俱進求變求進配合時代時勢所需,這種總是「在路上」而不歇息的追求、自強不息而反饋實現在太平盛世的意志,是中華民族能歷經五千年仍「活下來」的「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