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規律 樂 仁

323

  「人」在大自然間,當然面對生存的問題,在大自然變化萬千的現象中,怎樣適應環境,在變化中摸索適合生存的條件,匯聚起來提供「人」可以在客觀現實下活下去的機制,便要了解大自然的「本質」,它怎樣「運行」,哪些元素適應「人」存活,哪些卻會具備危險,「人」需要躲開?但是,顯然中華民族先輩在「天地人」共存中,理出一套屬於我們族群的深刻體會,認知天地「玄機」,儘管,它們是變化萬千,難以由「人」所掌控,但當中會有一套「規律」,「人」掌握了這套「大自然規律」後,原來可以創造適應生存的環境。

  從而,中華民族先輩理解到一個屬於我們民族的深刻認知,大自然儘管變化萬千,但,有它運行的規律;更重要的是,「人」處於其中,大自然變化可以打擊「人」的生存,又同時可以提供「人」生存發展的各種條件,當「人」適應「大自然規律」的變化,便能有效提供生存發展良機,最能令「人」繁衍,於是,中華民族先輩認定,「人」與大自然是共同存在,「人」是其中一員,並非兩個極端,更非「零和博弈」只有其一「活下來」,天地與人,可以並存,可以化育。

  這套思維,對中華民族能夠生生不息延綿五千年生存至今,是相當重要的「指引」,更是中華民族特質的發展「原動力」,從而體現「人」的價值存在,開出「和」、「大同」的精神核心,從而,民族在發展過程中,以順應自然,體會「天道」作為生存終極追求,因此,國人對大自然的「天」、「地」,賦予了「人格」,視同「人」的最高層次,而「人」所做的一切,生存、生活,在中華民族意識裏,莫不契合「天」、「地」才能展現人性。「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得載物」,是對天地的運行,以「人」來作為學習指標;以天地的規律,作為「人」生存發展不能對立、踰越的「規則」,否則「人」便會在天地、大自然的變化中遭殃。而這種對天地的感悟,從而反過來作為對人性提升的要求,也是一種借鏡大自然運行規律變化作為人類社會的規範,最終,「人」經過自我完善,便能成賢成聖,發展出真善美、適應人類生生不息的理想世界。

  而依循中華民族先輩這套認知、思維,一代代國人從對大自然的感悟、敬天地,也敬先輩的創造,從而構成了「人」的生存發展規範,形成中國人溫良恭儉讓的內在品德。敬畏天地,重視大自然規律,人的個性便溫馴;重視人際交往,以人為本,體現人性善、善良的情操;在人際交往中,秉持和平,減少對抗而共處,對人、天地便有恭敬之心,尊老慈幼;對大自然規律的參透,知道它會變化多端,便不會過度開發,更重視珍惜所有,從而節儉,簡僕過活,「厚德載物」、「積福」延綿後世;在與大自然共存中,認知天地與人不是對抗的兩極,人與萬物、各種元素也非對抗「博弈」的對立面,因而,從溫馴良善個性中,化作人群交往,每遇上「衝突」苗頭,便能謙讓,不致爭奪利益最大化,而辭讓又能降低人際交往的衝突,足以更好維繫社會公共秩序,形成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禮義之邦。

  從這些先輩延綿下來的民族特質,再觀照近現代國家民族歷史、命運,以至當今民族趕上世界「全球化」、「一體化」的現代化歷程,中國人從清末以降,所遭受的內憂內患,看到西方列強以武力入侵對國家民族的「毀滅性」掠奪攻擊,打開了「世界視野」,曾經以為西方現代化「先進」元素,可以完全「改造」中華文明,可幸的是,國人民族特質根基深厚,受創後損了「枝幹」,卻保留下來中華文明的「根」,當改革開放,從民族「和」、「大同」精神中,又一次展現溫良恭儉讓的品格,加上工業化基礎在改革開放中迎來發展東風,四十年的開放、革新,一方面推動工業基礎不斷追趕列強,一方面,發展的「養分」,反饋民族精神的涵養,又激活了中華文化文明的「根」,茁壯成長,開出新枝,形成溯古開新的發展進程,將中華民族推上創新發展的振興階段,趕上了第四次工業革命開端的世界發展里程碑。

  如果能夠從民族發展源流,重新檢視國家民族當下「座標」,溯古開新,始終以「大自然規律」作為「人」生存發展的規律、指引,那麼,中華民族今天意識到要走上民族復興之路,也是大自然興衰般,否極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