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格局 樂 仁

95

  如果將中華民族發展歷史長河僅僅截取一小段,以過去四十年改革開放來看待中華民族文化、中華文明傳承,可以看成是「返本開新」的探索過程,在歷經近兩個世紀內憂外患,國人對傳統文化、精神價值失卻自信,看到西方「工業化」帶來的侵略,國家幾近「一敗塗地」,因而尋求民族自救之路,以為中華文化、文明失卻了「生命力」,不少意見認為要摒棄這份古老文化文明,用西方的先進元素作為中華民族站起來的支撐力量,可是,另一種意見則認為,只是中華文化、文明未能適應「工業化」,才落後於人,才要捱打,只要將「工業化」以及西方的思維接上中華傳統精神、文明的「根」,「主幹」便會開出新枝。為此,晚清以降,出現了全盤西化與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之爭。可是,似乎人們忘卻重要核心價值「和」、「大同」,因而從「多元」演變成「零和」博奕。

  及至新中國成立,掉入了「政治掛帥」的發展形態,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更將這種政治、意識形態推向極端,以至大有中華文明「危亡」的慘象,可幸,國家及時糾正這種「一元」的發展形勢,放下階級鬥爭和意識形態之爭,以改革開放,追求「現代化」建設,回到「四個現代化」提升國家實力之「本」,也回到了實事求是,「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的多元思維上,中華文化、文明得以休養生息,國人於是漸漸受惠於祥和環境,海峽兩岸也因為「休戰」得享和平,開啟了民族自救自強的征程。而且,也認識到「和」、「大同」的中華文化、文明核心價值,參與到經濟全球化的進程,為改革開放掃除各種障礙,匯聚國人智慧、力量,參與到全球治理、發展和共建共贏共享的大格局中去,為實現天下太平,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奉獻中華民族力量,利己利他。

  全球化,就在中國改革開放帶動起來的各個「大平台」衍生各種機遇下,提供世界資本、技術、人才、產業流動流通的機遇,也為中國這個「一窮二白」國家提供了從「一元」重新邁向「多元」的環境,促成中華文化、文明重新回到「和」、「大同」境地,「返本」,接入外地優秀文化,也接入外地優勢的生產力、發展模式,將之借鑑作為自我提升、革新之用。一路下來,披荊斬棘,走出切合中華民族、中國大地發展的征程,開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模式,從而,在國人努力、在國家政策不斷「試驗」和更新下,不獨國家發展取得重大成就,以至世界各地經濟體,何嘗不是在不同程度上受惠於中國改革開放,推進全球化發展而擴大了「市場」、「平台」,紛紛受惠於這個大格局的擴張,以大度氣概來營建全球更大的平台舞台,參與其中而共享!

  無視中華文化、文明在千百年來除了要求國人自我提升,造福國家民族,以至感染世界不同地方令到她們願意學習借鑑,促成文化、文明交流互鑑,以至好好應用中華文化、文明來服務人類,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那麼,只能是一種片面、短視的眼界,看待中國這個古老文明大國追求文化、文明「返本開新」,在歷經劫難以後追求民族自救自強、復興,以為這條「沉睡巨龍」一旦甦醒便會一如西方當年「工業化」,會出現侵略、掠奪和博奕零和。這種偏見,只能障礙了自身以大度氣概視野來看待新世紀全球化發展的大格局演進,局限了全球化所能呈現的大格局,因而掉入「想像」的陷阱來實現自我想像的世界。

  明白當今全球化發展大格局再非近兩個世紀前西方「工業化」的翻版;明白中國人在傳統文化、精神價值「基因」推動下,始終以「和」、「大同」來駕馭自強進程,來參與到全球化發展進程中,攜手共建共贏共享,那麼,便會掃除迷霧,無懼中國推進改革開放、深化發展的自我革新,民族復興征程,而能看到共榮前景,善用中國發展力量,貢獻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