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度氣慨 樂 仁

201

  許是中國人具備傳統文化基因,在歷史長河中,總是吸收外來新事物而「同化」用於開新,於是,在「和」的思維、視野中,每每會以「大格局」來看待個人、地方、國家、世界的發展,以「大同世界」這一崇高理念指引子孫後代,不要掉入「小眉小眼」中去。為此,「天下太平」、「大同」,追求的不只是「我」的存在,不是一時一地興衰現象,而是,上溯歷史不同時代,串流而為中華文化、文明的長河;向下,為萬世開太平,為子孫謀福祉,擴展開去,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大同世界」的終極目標。

  看看「大同」理念,哪有一己之私據為己有成分?更不用說要去「掠奪」他人、博奕零和非你死便我亡。「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不必藏於己」、「不必為己」,千百年來,感動多少讀書人奮發圖強。儘管,這個崇高理想境界不易得,更不是人人都會追求的終極理想用於自我規範,但是,難道它不是世人所要追求的人世最高境界,跨越種族、宗教、文化、地域、貧富的掣肘,千百年下來成為人類命運共同體、「天堂」的指標?

  試想,只要有人具備這份理想而能用於待人處世,便足證它並非不能達致的目標;只要有人在待人處世上能展現出來這股大度、崇高精神,雖然現實世界有很多醜惡現象,可它便告訴世人,有這麼一份曙光,能驅除黑暗,為世人指引出明天的征程。是否能夠親歷其境,是不為,還是不能,足以為人們找到清晰答案。

  因而,中華文化、文明,在「和」指引下,在中國大地根深、葉茂;而且,能適應不同環境開新,也能經他人借鑑和套用後,用於建設她們國家民族且呈現生機活力,呈現太平盛世。試看,東亞、東北亞、東南亞地區諸國,不少深受中華文化熏陶而秉持作為民族、國家自強的指標,多少年來令她們得以安享太平,繼而不斷發展,來到今天「全球化」,有她們立足點,有她們身影。可是,這是中國、中華文化文明「掠奪」、「侵略」的「結果」?是強加諸其身要實行的「普世價值」?只要能從歷史、時代長河中梳理來龍去脈,以大度氣概來看待中華文化、文明的感染力,看待中國這個源遠流長古老文明大國,便不難找到公允的答案,破除今天有人產生的嚴重誤解。

  固然,「和」、「大同」世界很難「達致」,才是祖先慨嘆要「上下求索」的心路歷程,才是先賢深深感受而發出呼號的「吾道不孤」自我勉勵。因為,「士」、「讀書人」在身邊找不到「同路人」,並不打緊,只要放眼過去,在歷史時代長河中,並不欠缺這些激勵人心的故事,並不欠缺當中的人物,於是,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在歷史時代關鍵時刻,抓緊關鍵機遇一展抱負好了,何必要求別人「認同」?具備條件當能夠獻力時,便奮發而為,才是不必為己的表現。

  為此,改革開放不獨是發展生產力,追求國家實力、現代化的拯救國家民族於危難重要一招,而是,它釋放出來中華民族歷史文化、中華文明被忽略、輕視的「和」以及「大同」文化核心價值,引領國人重新認識自己和自己的國家民族,重新接軌國家民族追求「和」、「大同」理想世界的精神價值,提供機會每一個人推動心中理想世界的構建,形成每一根火柴被擦亮起來,將火光傳揚開去,竟然能照亮中國大地,讓人看到民族曙光,更讓世界重新看到「大同」的大度氣概,中國人,正以這份精神投身世界,與「同路人」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不要小覷這種看似追求個人、地方、國家利益的革新,更不能以斗量汪洋,誤判改革開放只為中國、中國人追求民族復興。而是,中華文化、文明返本開新,促成中華民族復興,始終以「和」、「大同」來駕馭國家、民族前行,與世界各地同享所取得的成果。改革開放四十年,世界的發展進步和受益,便是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