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仰望星空 樂 仁

864

  中華民族可以仰望星空,同時,也可以實實在在看待問題,這些特殊的民族個性,也許正是源於我們是以農立國的一種獨特生活、生存方式演生下來的效果。為此,中華民族可以很「現實」,看看,在追求國家民族擺脫危難、生死存亡時刻的當下,能夠當機立斷,不以意識形態的「理念」作為發展變化的唯一選擇,亦即,在地看星空的時候,更多想到在地一面,調整了對「星空」的追求,卻換上了另一片「天」─生存發展、人們追求幸福生活的嚮往放在首位,才能在改革開放大潮推動下,令整體國家民族「變天」 。

  正因中華民族不會「懸空」來脫離「在地」仰望「星空」,使得整體國家民族反變成了只有追求「天空」、「星空」的虛無,誤將自己掉入「上不及天、下不著地」的孤懸境界,變得人的生命沒有了依托而任意發展成長,最終,只能換來如沒有「腳」的小鳥,耗盡生命,一事無成,還是從高懸的星空結束生命墜地,有多可憐 !中華民族,也非「現實」得斤斤計較而欠缺了對人性理想的追求,只是唯利是圖地形成對利益爭逐演變成爾虞我詐、生死相撲的「動物世界」;變相將人「物化」、「獸化」,失卻人的靈性。

  了解這種不走兩個極端,卻始終保持平衡,腳踏實地,也仰望星空,才能看清現實環境如何契合理想,形成一個又一個人生階段,發展歷程所要追求和達致的目標。因此,農業社會告訴了國人,按時而為,四時變化,不是「打擊」,反而是順天知命,按四時演變來耕耘、作息,總會在「天意」配合下,取得豐收成果,全民共享。

  能夠從這種現實中,堅守在地仰望星空的精神,於是,天地是「和」、「大同」,天地人也必然是「和」、「大同」,生生發展變化只是四時演變,最終,都能保存在地仰望星空的情懷,做好人的本分、人的功能,世界從此便聚合成「和」、「大同」,生生不息。

  這套中華民族傳統,經過千百年演進,儘管有差異,但,是因應歷史時代演變,客觀條件變化以後形成的平衡、調節所需,萬變不離其宗。從而,改革開放,擺脫了意識形態姓「社」姓「資」的爭議,換了這片意識形態的「星空」,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在地的,是國家走上四個現代化道路,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走向民族復興征途關鍵時刻的「第二個一百年」時候、這,又是一片人們仰望「追求」的「星空」,但,國人還是「在地」以現實來構築「攀登」的路徑,沒有脫離實際、現實,不會「懸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