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權國格 樂 仁

364

  晚清因國家積弱,生產力遠遠落後,軍事力量甚至與西方世界形成鴻溝,因而遭受列強侵略,割地賠款。當時,整個國家掉入了「黑暗」時期,欠缺獨立自主自強的現實,只能遭受外侮,大大打擊國人自信,夠悲情了罷!但是,當國家陷於「黑暗」時期,每每激發起仁人志士挺身而出,救國圖強,以期拯救國家民族於既倒。他們不會掉入「過去」、「失敗」、「喪權辱國」等悲情而難以自拔,反而,以積極「正向心態」,化悲憤為力量,推動大家從國家民族,從外來元素中探求自強、獨立自主的良方,求國家民族革新振興。

  及至日本全面侵華、南京大屠殺,國人、仁人志士仍沒受困於這一波「黑暗」期,沒有自暴自棄,反而不斷在外侮打擊下凝聚力量,將「一盤散沙」的中華民族凝聚、團結起來,全民抗日,8年抗戰,最終,以國人堅定意志、血肉長城,拖垮了軍國主義者,在聯軍抗戰中,日本無條件投降,中國抗戰勝利,從而擺在國人面前的,是怎樣重建、復興國家的大難題。而核心精神必然在於,如何求得獨立自國權國格,而非回到昔日的半殖民地國家中去,港口、租界給列強佔據,中國人變為另類「奴才」。這個思潮,當年在仁人志士,在國人心目中,是不陷於「過去」、「黑暗」不能自拔,反而要汲取經驗教訓,衝破這些不平等條約形成的「殖民」格局,追求國家民族獨立自主自強,真正屹立世界民族之林。

  這並非意識形態的分野,而是國家民族怎樣在戰勝侵略者以後,真正體現國權國格,和平共存推動全世界在二戰結束以後,共商、共建、共贏、共享展現世界民族之林平等、和平、共存的多元化,多邊主義體制,避免霸權,以強凌弱的「侵略」行勁,才能真真正正汲取第二次世界大戰生靈塗炭、經濟財產重大損失的戰爭教訓。

  中華民族精神價值「和」、「大同」,體現在各種對立元素中「共存」、互濟、催生演化的意識中,不會流於「二元對立」,不會演變成「零和」,為此,便能很好地跳出「過去」、「黑暗」的陷阱,看到曙光,獨立自主自強積極進取前行,終於迎來「大白天」。當然,抗日戰爭勝利後,國家怎樣走向獨立自主自強,在不同意識形態、政見、力量交鋒下,不幸引發國共內戰,似乎,中華民族又一次與「和」、「大同」、和平失諸交臂。但是,當國人選擇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新中國誕生,「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成為國人追求國家民族獨立自主自強動力,享有國權國格再一次成為中華兒女奮鬥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