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  化 樂 仁

232

  人類在生存發展中,很相信從過去發展所取得的教訓,憑藉這些經驗指導看待前面的不可知,藉以作出抉策,有利化危為機,更輕身前行,取得下一階段成績。這套相信經驗教訓的思維,其實也是人們所強調的理性思考、常識,不會輕易扭轉,易於鞏固人們看待世態人情,結合自身條件來作出判定。這是放諸人類發展生存歷史上重要一環,重視經驗教訓來助力前行。可是,問題也在於,經驗教訓只是建基於一時一地較為準確的「數據」、「資料」來提供人們思考的元素,當時移世易,當不同的經驗教訓有著地域、民風民俗的分野、大自然變化規律的約束,乃至科學技術發展的變化,那麼,經驗教訓也必然需要與時俱進,否則,只會掉入「固化」的狀態,與現實脫節,即今天人們流行所說的「離地」。

  經驗教訓、思維,經過時代變遷洗禮,經過科學技術經驗創新,會展現出新面貌、新內容;為此,只有不固化,不自我約束而能以新的經驗取代舊有經驗,能保持「更新」,開放、主動接納新事物、新經驗來作出更替,才是人們追求發展生存的上佳手段,才切合與時俱進宏旨。

  明顯地,面對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形成國際兩大陣營對抗,再在中國實施改革開放後不斷更新發展,推動全球化下的國際市場蓬勃發展,及至蘇聯解體,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獨大」,以過去殖民主義、掠奪支撐起來的資本主義和資本主義市場,成為國際市場、國際貿易重鎮,那個時候,中國實施改革開放的征程,要學習的,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市場」營運和操作,嫁接到社會主義制度上去,調和「計劃經濟」的漏弊,卻並非照單全收資本主義制度從殖民主義、掠奪中保存下來的元素,更不是西方列強那套侵略式的發展,反而更重視在社會主義制度中開出中國傳統「市場」,在「和」、「大同」中創建國際市場交往流通的模式。為此,才會有「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說法,有別於西方列強資本主義的經驗,且是從中國人善於學習的強項,以「和」、「大同」的包容來取長補短,自我興革,才有一定成績,驗證行得通。

  這條改革開放歷程,當然不是一帆風順,且也必然是以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經驗教訓,結合西方列強、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經濟的經驗教訓,取長補短適應時代發展,也適應中國偌大地方和地域、民風民俗差異巨大的主客觀環境,不使經驗固化,按照與時俱進思維來摸著石頭過河,終於能夠穩住中國大地的種種變化,按中華民族「和」、「大同」將國際市場、國際貿易共建共榮共享,促成經濟「全球化」下,以更切合共存共榮的姿態,惠及各國各地,造福人們。只是,這種變化漸漸脫離了以資本主義、殖民主義、掠奪式發展構建起來的原有資本主義國際市場形態,降低了「零和博弈」的贏者全取,及至逢強必霸的你死我亡西方列強那一套模式,形成她們所說的在「華盛頓模式」以外,開出另一套模式、格局,她們稱之為「中國模式」,但是,中國卻不以此為「標尺」判定,反而自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因為,按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精神,是「和」、「大同」下的共榮共存共享,不是一種「唯一標尺」的「制度固化」,才能是多元化、多彩多姿格局。且以中國的經驗,不能固化才能夠體現「易」、「太極」的變易往復,才能契合自身在時、地、大自然規律變化來發展。以中國的經驗教訓,是否能照搬用到其他國家地方,是有很大疑問的。因為,世上僅有中國這個國家的偌大、巨大差異,擁有五千年的歷史文化孕育出來的民族性和國家特徵,為此,不管是既有經驗「固化」,及至生吞活剝照搬中國的經驗,都並非實事求事之舉。因而,中國不視改革開放取得的經驗、「模式」說作「中國模式」,也有國人「不為人師」的謙遜和自知與民族文明文化精神格格不入有關,指明了「中國特色」,正如說明,是建基於特定條件下的操作形成的「產物」,在民族、文明、文化精神構建起來「特色」下,它是會「變易」,會與時俱進的經驗教訓,不能「固化」,才能產生勃勃生機,迎合時代、科學技術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