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著辦 樂 仁

75

  西方經濟體憑藉工業化,提振了生產力,晉身發達經濟體、強國行列,在自身擴展的同時,出現了各種掠奪、殖民手段。這,是過去西方經濟體發展呈現的真實一面,是寫在歷史冊頁上給後世檢視的一幕幕時代印記。

  為此,當今天人們檢視「全球化」治理的同時,怎樣在發展中國家提出來希冀走上現代化的訴求中,提供她們可供借鑑的經驗,而並非採用西方發達經濟體、強國的「開放市場」,尤其是金融資本市場,又或在不公平的貿易、資本強勢流動流通中,將國門大開,來實現「自由市場」發展、又或採用「休克療法」以期「弱勢」經濟體捱過「陣痛」得以壯大自身力量,在「全球化」中可以自主、自立?

  這種想當然的方法,顯然,過去在第三世界國家、發展中國家的多方「試驗」中,莫不難以一如西方發達經濟體專家學者的「預料」,有效促成「弱勢」壯大,走上自主、自立、自強之路。相反,不少事實印證了「大開中門」、「休克療法」的手段「此路不通」,要麼被「強勢」經濟體、大鱷「剪羊毛」,又或掉入貨幣大貶值而一次又一次經濟危機中陷於「債務危機」。

  這些慘痛經歷,甚至令到不少發展中國家「家破人亡」,內戰、紛爭不斷,永無寧日,要「回頭」,談何容易!伊拉克、利比亞、埃及、敘利亞、阿根廷、委內瑞拉,向世人展示金融資產泡沫化、貨幣大插水和內戰不斷的一幕幕慘痛教訓。可是,時代走過了一頁又一頁,歷史不可能推倒重來,當地人們怎樣應對這種危機,又或在血肉教訓、難民投奔怒海以外,今天根本難有轉寰餘地。

  如果將這些慘痛教訓看成是「全球化」負面的問題,提醒世人必須好好治理,找到化解之途,那麼,除了西方發達經濟體走出一條資本主義市場、自由經濟之途,是否還有更多道路可供選擇,又或者,根本上沒有其地可供借鑑的道路、經驗,為此「弱勢」、發展中國家只能以資本主義制度、自由經濟市場的「森林」來考驗自己,是否有能力「過關」,否則,只能是「森林定律」、弱肉強食的版本,在「零和博弈」中,只有一方是贏家,且贏者全取?

  不好好審視這些問題,便在「全球化」中,以為僅得「獨步單方」,只此一途,鑽進這種思維中企圖為如斯認知下的「全球化」尋求治理良方,顯然會掉入誤區。因為,光是檢討「全球化」下資本主義制度自由市場經濟運行的利弊,固然也會查找到當中一些短板,譬如金融資本高速流動流通呈現的「掠奪」性、不公平貿易問題,可以想方設法化解。可是,既然由「強勢」、發達經濟體主導資本、技術、產業、人才的流動流通,那麼,會否變成「與虎謀皮」異想天開?要求發達經濟體「讓利」,助力「弱勢」發展,是否會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

  這些思考方法,必然印證,世上沒有免費午餐,而且,從過去不少「弱勢」被「剪羊毛」,引發內亂、內戰,以至貨幣大貶值形成物價暴升令到國人陷於水深火熱中,便可以看清,一廂情願希望「強勢」、發達經濟體「大發慈悲」助力「弱勢」自主、自立、自強發展壯大,提振生產力形成「全球化」共建共贏共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那麼,怎樣才能突破這一困局,既可以革新「全球化」,形成全新治理適應新世紀新時代發展,又可有利各參與方共享發展成果,且按「弱勢」條件、能力分得希冀的紅利、邁向所要實踐的目標?

  看來,還得在「全球化」中形成公平公正的協調、協商機制,互諒互讓來商量著辦。這種構建「機制」的發展進程,也能體現參與到「全球化」中去的各個地方,形成共建、共享的一種適應新世紀、新時代自主、自立、自強共建共贏制度,不因一時、一地、某一個體的喜惡而改變,才能持之以恆,形成大家具備共識的、可以與時俱進革新的共濟、共存、互惠互利制度,達致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