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樂土 樂 仁

383

  國家對外交往堅守和平共處原則,可見與中華民族文化、文明一脈相承,且在制訂國家發展戰略時,以「四個現代化」為重心,其中強調國防現代化,更體現在一個「防」字上去,藉防禦的軍事力量與時俱進,體現自保實力。因為,一個國家能否保護人民福祉,保護發展成果不被侵略瓜分,具備足以自保能力的軍事、防衛力量至關重要,否則,一旦秀才遇著兵,便會為別人魚肉,這也是人類歷史上不鮮見的殘酷一面,尤以過去近兩個世紀以來,在國家對外交往中竟連番被掠奪、侵佔土地,幾乎亡國的一段慘痛教訓,更是國人痛定思痛,先輩前仆後繼圖強的志向,好不容易才排拒外侮,走上獨立自強道路。

  為此,國家實施改革開放,不獨為著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而是,要確保這些發展成果能夠在提振自身實力,也與參與這個改革開放大平台的所有人能共建共享外,怎樣確保所得取的成果,也應列入思考和踐行的計算當中。這並非說中華文化、文明既然以「和」、「大同」為根本,便毋需配套相適應自保能力的國防力量,設若有如斯想法,顯然太天真、太傻!畢竟,這並非一個獨立自主國家的生存發展之道,也非熱愛和平便能夠放棄自保。由此可見,「四個現代化」建設要與時俱進,少不了國防現代化,更少不了重點同時要將科學技術提升到國防現代化層面,而從中可知,國防、科技現代化是國家發展得以「保駕護航」的「利器」。當然,也可以說從另一角度視之,對外交往和平共處,是我不犯人,人不犯我,否則,一旦遭到武裝威脅,便應以國防力量作為防止戰爭手段,乃至必要時,要以戰止戰,才能換取國家、地區、世界重新回到和平大環境,提供人們休養生息的空間。

  這種對國防現代化,乃至最終以戰止戰的構思,放諸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毋庸置疑的自衛、自保手段和力量建設,沒有人能一方面以擁有強大軍力、侵略力量反而指摘別人國防現代化提升自保力量的「合理性」,因而,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年,除了展現出來的經濟、民生成果,除了農業、工業現代化與時俱進,更展現在國防力量、科技力量提升上。當然,這種進步成果,只能說以與時俱進作為提振目標,而所謂的「成就」,也只能算得上跟發達經濟體靠近距離,甚至只不過是「現代化戰爭」的「入門」級別而已。當然,防禦實力只能算是從過去的陸軍「旱鴨子」,到今天可以發展航母,可以有個別艦艇維護近海國防安全,可以成立火箭軍適應現代化軍事力量來自保,體現在新時代國防力量所需的保家衛國能力而已;而重點還是落在和平共處的中華文化、文明根本「和」、「大同」上,攜手世界各地在改革開放「大平台」致力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造福世界各地人民,共建、共享發展成果,推進天下太平、太平盛世落在各個地方上去。

  這是中華民族和平、善良一面,才能在經歷近兩個世紀的外侮、內憂外患以後,自強不息,借鏡發達經濟體的成功經驗,以中華文化、文明為根基,以龐大的國家環境差異來適應發展,作出實踐的改革,摸著石頭過河,衝破一次又一次風浪和危機挑戰。而更重要的是,這些發展取向的「背後」,依然是「和」、「大同」落於和平共處的對外交往,所謂「得道多助」,既然中華民族是熱愛和平的民族,而改革開放展現出來的是和平合作共建共贏的「大平台」,可見,四十年來吸引無數國外企業、外國政府紛至沓來,在這個「大平台」上與中國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真誠合作,各自付出,又能各取所需,展現共建人類福祉、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祥和大環境。

  四十年改革開放的「成就」,除了經濟、民生和推動世界經濟發展,更重要的是,中國以中華文化、文明「和」、「大同」感染了不少外國政商,攜手營造世界在「動亂」中依然有一方樂土、太平土壤提供人們休養生息、發展生存的「太平盛世」環境;而且,是以有限的國防力量自保這片樂土能夠提供人類同樣熱愛和平的空間,為世界各地交往寫上和平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