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  力 樂 仁

202

  未來不可預知,因為世上沒有「水晶球」,正如,人們不會在2016年以前,可以準確預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又或是英國在公投下出現脫歐結果,為此,之後世界對這種脫離人們預判現象稱為「黑天鵝」效應;又如,沒有人會預先知悉,踏入2020年,世界會出現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的疾病危機,重重打擊環球經濟發展,為我們國家領導人早年指出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添上很好註腳。

  正因未來難以預測,不可預知,只能以「趨勢」來檢視可能出現的「變數」,為此,藉這些預判、想像,結合居安思危的態度,為可能降臨的變化作最壞評估,反過來,正是要做好最佳預案,才能免於一旦真的出現變化而殺自己措手不及。這,也體現在當需要以實幹精神應對風險危機,便要具備各種預案、部署,可是,這些對未來的預估、應對,又不會是開出「空頭支票」式的「務虛」表現,反而,以實事求是來應對可能出現的「大變局」。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串連起來2016年全球「黑天鵝事件」引發的「逆全球化」、重回「冷戰思維」的一種獨霸、單邊主義稱雄世界發展趨勢,干擾了原有在「全球化」下多邊合作共建共贏的發展進程,才產生各種衝突,地區的、經貿的、科技的、意識形態的……都交織起來,滙聚到環球發展上去,尤以當中國經歷40年改革開放,重回國際舞台中央,以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姿態維持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國策,提出「一帶一路」共建共贏共享的戰略,也呼籲環球各地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顯然,這種「全球化」發展,適應世界大變局的倡議,真的「動了」一些既得利益的「芝士」,為此遭到了不少發達經濟體「反彈」式的情緒化抗拒和反對,走上了「以我為主」的發達國「贏者全取」思維和行動,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增添變數動力,才會產生「全球化」下,美國跟各個夥伴、合作對手打起貿易戰、脫聯的衝擊,令到「大變局」增添大變數,世界未來的發展更添危機。

  當然,全球化下,新冠肺炎疫情在西方世界、發展中國家仍然不斷惡化,促使全球感染者突破千萬之數;而中國可幸做好了平時的危機管理,也因國人以整體利益為念配合政府抗疫,至今儘管有「第二波疫情」,卻在可控可防範圍,且能將感染人數防控於8萬多的水平,不幸死亡者4600多人,且能迅速復工復產,以「常態化」來聯防聯控。

  這又啟發了國人思維,從自身合力、「和」、「大同」中,還需要其他各地合力,否則,儘管國家回復安全環境,卻因外地疫情嚴峻,亦難以締造共建共榮共享的全球化合作大環境。因而,對於這些年不斷出現的「黑天鵝」變逆形成大變局的組成,那麼,還是要重回「全球化」合力基本,才有化解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