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安本位 樂 仁

199

  中華民族以政治和國族理念在近代出現這一辭彙,認同中國土地上歷史文化承載的多元存在,將五十六個民族匯聚於一個統一的現代主權國家,在民族多元、文化多元下,形成一個多元化又統合於整體的中國,展現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既有整體的主流,也有分支形成多元存在且互攝、互相影響的形態,成就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在世上唯一「存活」,多彩多姿的生機活力。

  因應這種「多元化」存在,怎樣能夠好好統攝各種元素,不致產生重大分歧而形成內鬥、內耗?正因為中華民族先輩參透了天地大自然往復變化的玄機,開出「和」、「大同」,求同存異,共存共濟的精神,才能達致這種在多元化中「各安本位」的認知,為彼此好好相待,降低了爭鬥的危機和衝擊,才能夠有效令到各民族、文明、文化在中華這片「大地」上重視共存的關係,匯入文明、文化長河中互相支持、互動影響,取長補短來應對時代的轉變,與時俱進,去蕪存菁,在求變中開出整合現實的發展步伐,走向未來,終於在中華大地「大家庭」中,一如儒家倫理強調的人倫關係,共同守持秩序、權責,「兄友弟恭」般做好各安其位,共同發展的本分,令到中華民族得以在「天地人」的存在中,能夠共同休養生息生存發展,中華文明、文化得以延綿不斷,展現多元化下的精彩,從人們強調的重視人的工夫中,採用人文精神來化育一代代人,在世上可謂人類、人文發展典範。儘管千百年來不無戰爭等爭鬥,近代也遭受列強侵略,可是,這些都能一一化解。

  能夠各安本位,不管是五十六個民族、文明、文化呈現多元化,乃至在民風民俗上,所謂「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卻又會出現「親近」、「相近」的風俗習慣相互聯繫,形成國家民族、文明、文化的聯繫網絡、連接鏈,維繫好彼此關係。正因這種緊密聯繫,中華民族整體中具備五十六個民族,卻在千百年來鮮有其他地方民族之間的互相爭鬥和殺戮場景。當各安本位,便在「和」、「大同」中,這個偌大土地上多元化的民族、文明、文化能夠和平共處而產生強大聚合力,以免國家、社會產生亂象;甚至當不幸生亂,還是能很快在共同認知中撥亂反正,求同存異,令到大家重新回到和諧祥和共存共濟的環境,形成聯動的發展合力。

  這種建基於多元,又能求同存異各安本位的狀態,說明了中華民族的強大向心力,可以促成各種差異、分野,得以按照自身位置,體現自身的存在而不會迷失,不致產生「存在危機」。

  甚至,在思維、信俗上也能夠採用這種既有分野、個體獨立,又有統合、共存的力量推動多元並存。看看,民間信仰中滿天神佛,不同宗教、教派,至今形成的信仰、宗教多元化,是世界上一些「宗教國家」在看到中華民族竟有如斯「多元化」時,很難理解,很難突破她們的「認知」,何以「滿天神佛」能在這麼偌大土地上「各安本位」,各有信眾都能和平共處,不致產生爭鬥,以至不會形成「宗教戰爭」?

  正因為中華民族先輩開出了「天地人」的認知,很好安放了「人」的位置,在崇敬天地、敬畏天地的同時,看重了「人的力量」都不敢僭越天地,認為天地的往復變化是提供萬物和人休養生息溫床,人在其中,只能有節有度需索天地的變化,而當中的崇敬,體現在「敬如在」的對天、地孕育的「存在」,於是,人在「天地」之中有了位置,在「天地人」中有了存在感,才不致在生存發展中會出現茫然、迷失,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甚至在近現代的工業化、科技化發展中,自大地以為人可以操控一切的發展,改造天地化育的功能,誤以為人是「萬能主宰」,打亂了「天地人」各安本位的和諧共存,令世界、生態出現亂象,也打亂了人的社會運行秩序,世界因而亂象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