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台下 樂 仁

336

  人類面對生存與發展的挑戰,其實,在天地之中,中華民族先賢很早便領悟到箇中玄機,於是,從「易」中,感悟到變化的往復;從「太極」中,也展現出來一種生息循環道理,為此,中華民族、中華文明文化,莫不從「整體」演進中,以「天地人」的共存視作「對立的存在」,卻又不是「零和」的侵害,於是,開出了「和」、「大同」的精神價值,使得國人在這種意識中,很能掌握所謂的「變化」。甚麼是「變」,甚麼是「不應」,為此而能對這些「並存」中,看透了所謂「變化」的真諦,以一己來追求無盡的「變化」,又要如何「定位」自己,求取「目標」。

  「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向國人訴說的是一種不斷變化的過程,於是,人們便應毋懼變化,才能處變不驚。可是,又不能漠視變化,欠缺了危機意識,未能做好各種預案應變,反而被不斷演進的變化「吞噬」。

  故此,不管是害怕變化,又或漠視變化,都會掉入「兩極」中的各走極端陷阱。只有知道「天地人」是一種生生不息的演進過程,來契合新的客觀、主觀條件成就更替中出現的「結果」,那麼,人們才能在這種「處變」中應變;才能在需要應變中,以積極態度「求變」,做好預案以便一旦變化、危機和挑戰降臨,便能以最佳狀態融入這種演進的過程中,按自身條件,所具備的主客觀狀況來取得對自己最佳的成果。因而,「變」,在中華民族的思維中,總是一種演進、向前的發展動態,它不會「固化」、不會停頓,更不會有本身的所謂「利」、「害」,只是人們在「變」以後因所取得的「成果」而下了價值判斷,將「變」看作「勝」、「敗」,又或是「得」、「失」而已。

  當人們能夠理解「對立的存在」是一種共存、並育狀態,那麼,只要能夠很好掌握當中的發展,導引向「人」所希冀境地,便能夠將可能產生的「結果」以「人」希冀的狀況展現,令到出現「變」的狀態,扭轉了對「人」的衝擊,以至化危為機。

  這,是中華民族先賢的才智,參透「天地人」並育玄機來追求人、群體、國家生存發展的「應變」之道。為此,縱觀中華文明,上下五千年,當中大大小小的「變」,不在少數,歷史呈現的內容,都訴說著民族在興衰中,在變化中出現的一個個盛衰過程,以及當中能夠提供人們的經驗教訓。於是,從「易」、「太極」中呈現出來的往復,正正告訴人們,要知道變化的發展,找到它可能在「人」判斷的「變好」、「變壞」狀況,那麼,便得先找到所處定位,以及「人」所希望達致的「狀態」,將「兩點」連結起來,形成軌跡,那麼,才足以知曉「變」的發展方向,應如何契合「往復」,才能適應當中的趨勢,以期將之導引向所要走的目標。

  設若,將這種以期導引的謀求發展過程,放於當今國家追求「四個現代化」,追求改革開放適應新時代發展,追求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奮進路向,顯然,國家領導人早已為國人設定了方向、目標,更提醒國人今天國家所處身位置,有待大家知曉這當中的「兩點」,按自身的能力、條件尋求「往復」的發展路徑,是要「順勢而為」,或是要在哪個節點「改轅易轍」?

  其實,正好指引國人走上新時代發展征程。因為,環顧當今世界的現象,正正處於一種求變,可偏偏又出現了一種似乎「迷失」的現象,於是,世界不斷出現「黑天鵝」事件,似乎為世人展示一種「變」,且是難以預測的結果。那麼,是否這種「黑天鵝」現象,便總是「壞」結果,總在殺得人措手不及下,遭變化的劇烈漩渦捲走?惟是,看看國家領導人「應變」的策略,那份「處變不驚」,且巧妙運用「變」產生的能量推進中華民族化危為機,擺在大家面前又似乎機遇多於艱險,才是我們值得正視的現象。尤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的新時代改革開放,更給國人提供了明確的定位和目標。中華民族在「往復」中,否極泰來,提供國人可供發展、壯大的機遇。

  當然,這也是「往復」中的一種「趨勢」,能否抓住,端賴個人、群體、整體國家如何求變來應變,善用這種發展趨勢,適應現代化發展的考驗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