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闢蹊徑 樂 仁

99

  甚麼是短視,甚麼是長遠目光、可持續發展,有時候,確實很難簡單、一刀切式下定論。因為,今天環球呈現出來的「投資」,怎樣以最快速度賺取「第一桶金」,教人在規劃個人生涯中,有太多抓住機遇的「指引」。而且,放在世界大格局,似乎「不吃白不吃」,那麼多投資機會,又豈能錯過?於是,投資與投機,短視與可持續發展,真的沒有一套「通用寶鑑」來確定當中分野,事事只存乎一心,也只能研判是否個人、地方力能所及,能經得起「風險」,也能一旦遇上創傷時不致「一鋪清袋」損害自身根基。

  但是,如果像中國那麼具備上下五千年歷史文化積澱下來的各種經驗教訓,中華民族以「和」、「大同」精神價值審視發展前行道路,其實,在民族「基因」中早已鑄刻了沉穩個性,亦即,追求個體發展的同時,有一份自自然然責任感,不損人利己,更要共榮,才算得上整體上可持續發展的「利害」計算,一旦偏離當中共榮,一旦以自私自利手段自肥而不顧他人死活,也算是一種短視目光和手段,是中華民族認為背離「正道」的損人伎倆,因而,不符合「取之以道」精神,便會掉入「短視」操作,並非為眾生謀求幸福、共榮的一份可持續發展要義,中國人對此,每每有精神上的抗拒。

  當然,今天在「全球化」、資訊化年代,在金融資本流動流通高速發展的新世紀,中國人也漸漸淡忘了民族性那份「道」、「共榮」、「和」、「大同」的精神價值,在「逐利」上走上了急功近利、貪功的「全球化」糟粕大環境,以錢搵錢、炒買炒賣的逐利角力、零和博弈賺取財富現象充斥,以致常常會出現各種炒作,致令產業脫實向虛,內耗不斷。當然,這正正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運行法則,中國改革開放引入資本主義制度優勢,引入金融資本,引入自由市場來革新社會主義體制,興革市場和生產力,不無例外會將資本主義制度、自由市場中好與壞的元素一併引進,因此,國家才會謹小慎微將這些利害元素「過濾」,因應社會主義制度革新所需來「適應」自由市場運作,取其有利者運用於社會主義制度的現代化征程中去。這,就是何以西方發達經濟體所堅持的唯一「自由市場」,跟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所指出的「自由市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會出現分野。

  看到箇中分野,才會知曉,正是國家構建了「試驗田」、「防火牆」,避免西方自由市場那一套所包含的「掠奪性」會伴隨改革開放湧入中國大地,每每容易「沖垮」屬於「弱勢」的經濟體,因而,為求自保,不能「全開放」式任由「自由市場」衝擊「弱勢」經濟體的命脈,以為一時間的興旺是真真正正的榮景,卻不知,一旦金融資本湧進湧出而欠缺「防火牆」保障,便會令到一個地方迅速被「剪羊毛」,被大鱷「掠奪」資產財富!這在過去有太多別人的慘痛經驗,而中國始終保持不受衝擊,能承受多次金融風暴、金融海嘯的間接影響,並當上了世界經濟復甦「火車頭」,正因為國家的實幹,中華民族以整體共榮看待國家偌大體量,以及跟世界共存的「和」、「大同」關係,不急於貪功求成,才在一步一腳印中構築發展根基,也是以「協同」世界經濟「全球化」、「一體化」促使共榮的共建價值觀。

  只有管控好金融資本流動流通,管控好各種自由市場可能形成的炒作、搵快錢,才令到國家在改革開放中,四十一年光景便成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走出自己國家民族發展的道路,且不是全搬西方世界一套,竟在資本主義制度「自由市場」外另闢蹊徑,今天,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市場經濟的「中國特色」,向世界呈現「中國特色市場」,它不是「封閉式」閉關自守,也不是完全開放毫無「防火牆」的大開中門「自由市場」。而是,因應國家能力、管控,以中國設定的制度、法則來開放市場,來管控市場,體現市場在開放、自由流動中,降低了「掠奪」成分,可以「自保」的重大運作元素,能夠經歷風浪衝擊,依然能健康運行的另一種自由市場途徑,契合民族精神「和」、「大同」展現出來的共榮、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