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長補短 樂 仁

159

  說中華民族是一個善於學習的民族,正基於在五千年歷史文化長河中,湧現一次又一次生存發展進程出現的借鏡外來經驗、變化,取長補短做好自身建設,適應時代發展的進步里程碑。而且,這些都能體現出來是基於民族精神「和」、「大同」的包容共濟中,能夠盡最大力度降低了兩種、多種文化、思維碰撞產生的衝突紛爭形成內耗,反而,總能借鏡好別人長處,藉以學習、改良,將之「本土化」以後,又成為民族文明文化當中一種元素,為此,能夠藉融合化作前行動力,開出了文明、文化精彩燦爛一頁。

  比如,從過去中華民族吸收外來的文化藝術元素,將犍陀羅藝術特色融會成為本地佛教文化造像藝術特色,甚至源於印度的佛教佛學思潮來到中土,形成本土化的漢傳佛教,再發揚光大向外傳播,凡此種種,足見,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所以能夠持續五千年不斷「洗禮」,發展至今依然是「活文明」、「活文化」,能讓今天國人很容易地「溯源」到過去不同歷史、朝代,找到民族發展歷程一個個定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標誌」,善於學習,「和」、「大同」包融共濟,便能取長補短,而非「零和博弈」的你死我亡,形成了一種「毀滅」對方保存自己的極端行為,因而,彼此儘管在相遇時會碰撞,會擦出火花,但,這不是互相毀滅、你死我亡的「只有一個活下去」形態,才能展現「和」、「大同」下的共存。

  能夠從學習中,保持了互相重視,互為依存,取長補短的態度,那麼,儘管兩種元素彼此相遇時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內容,卻能從「欣賞」角度看到對方弱點和長處共存,依照自己所需、所缺,將對方所長汲納過來。過去漫長歲月,中華民族莫不秉持先輩這份學習態度來面對「外來者」,應對他們對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衝擊」;可是,總能一次又一次從「外來者」中取得活力生機,革新自身漏弊,為民族、文明、文化的發展開出「根」向上發展的「新枝」,呈現多元化、博大精深的一面。所以說,中國人智慧,就是學習、就是在「三人行必有我師」的認知中,不管對方有哪些優勢,有哪些壞處,都能作為借鏡元素,更新自己既有的經驗、常識,再攀上國家民族發展新高峰。

  知道中華民族是如何「走過來」,何以總能在受到衝擊、打壓後,可以很快爬起來,翻身再闖新征程,便容易理解,一代代人都在「天地人」中緊守好了「人」的角色、崗位,學習好新事物、新知識,融會貫通,便能清晰看到民族前行所遇上的阻力和障礙是甚麼,從而在各種內外變化中,摸索出自己應糾正的地方,革故開新。為此,回首過去四十一年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何以竟然以不足半個世紀的時間、工夫,便能令這個當時是一窮二白的國家,是在世界生產力排「包尾」梯隊的國家,可以振奮起來,衝破自身制度障礙,採用截然不同的制度──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經濟運用於一己的發展革新!而且,這種取長補短的借鏡作用,正好能夠善用好兩套截然不同制度的優勢,亦降低了兩套制度的不足,落實於中華民族勤奮刻苦的民族性以後,「強強結合」的優勢大大發揮出來。

  看到這種學習精神、革新精神,且恰如其份地將別人長處好好補足自身不足和短板的「調和力」、「融和力」,於是產生了重大的推動作用,令原本工業化基礎落後,且以農業為主的生產力可以迅速適應國際大環境的轉變,順應西方發達經濟體生產力提升,以及產業轉型,發展金融、服務業這一重大轉變,吸引了外來的產業、生產線、技術、人才,用以發展革新中國工業體系,竟如天衣無縫般的匹配!為此,漸漸地,憑藉引入而取長補短,中國生產力提振起來,工業化、工業現代化和科技現代化、國防現代化亦環環相扣發展,追趕西方世界的步伐,且打穩了中國的工業體系,從「世界工廠」走向自主研發,從趕上了三次工業革命,邁向第四次工業革命大門,四十一年的轉變,從學習中,走上了創新,莫不是取長補短、自我革新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