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戾氣為祥和 樂 仁

760

  正正由於中華民族先賢早已參透了「天地人」關係,萬事萬物,在整體中莫不共存共榮,甚至,看似「對立」的二元,還是一個整體中「雙生」、「共濟」,是不斷此消彼長往復循環的現象,因而,共生、共濟、消長、轉化,可以說便從這些動態發展過程中,呈現出事物的變化,只是人們每每僅能抓住瞬間的一個節點、一個片斷來認識二元的共存雙生,以為它們處於「對立面」而形成爭鬥、矛盾、衝突,以至會出現「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零和結局。

  正如「爭」與「不爭」;「和平」與「戰鬥」,它們在世人視野中,每多誤認是「獨立」存在而非「雙生」共存。為此,便只有「爭」,沒有「不爭」;只要「和平」,沒有「戰鬥」,二者只有其一,不會有共存的環境。但是,當國人從中華民族精神、智慧深入看待問題的時候,便會察覺,其實先賢早已教導我們用「雙生」、「消長」、「轉化」的思考模式看待事物的發展和演進,正如它們之所以是「二元」存在,只不過猶如銅幣的兩面,是一種「顯」、「隱」、「盛衰」、「消長」呈現出來的特定時刻現象,下一秒,便會從變化中產生另一種現象,讓人們有了「新」的了解,新的認知和新的「判斷」。

  因而,當人們看待「爭」與「不爭」的時候,當然容易掉入其中一元,甚至會因一葉障目,看到事情發展和現象時,便一股腦兒鑽進去。譬如,大家在認知上,莫不以「不爭」為優,為佳,因而當追求不爭時,只會掉入這種思維陷阱,卻忽視了「爭」與「不爭」雙生、共濟。為此,如果能從整體中審視爭與不爭的成因、機緣,有甚麼主客觀環境促使其中一方消或長,便能很好從協調、調節兩者取得平衡,終於達到人們所希望的「不爭」形成較大「比例」,較穩定狀態,最終造福世人。

  那麼,不妨再看看中華民族智慧,熱愛和平的精神和思維方法,譬如,面對爭鬥、面對武力衝突,中華民族常常以化戾氣為祥和作切入點,先找到問題成因,再者,是要降低戾氣,以「和」、「大同」來駕馭事物的生息發展,尤其不傳播仇恨,不記仇、不結仇,甚至有「寃家宜解不宜結」之說,常常警惕人們切勿將仇恨放大、延續,起到轉化、化育功效,增添祥和之氣,令到當事各方可以心平氣和看清問題、矛盾,逐步梳理,最終,便能展現祥和,求得天下太平。

  這些思維、民族精神「基因」,早已代代相傳,潛藏國人心底,每當遇上外界環境變化,它便會浮現,影響國人看待問題方法,總能化戾氣為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