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 態 樂 仁

633

  正如中華民族思維、精神,看待事物總以「整體」和「局部」來形成共存;任何發展和變化,都跳不出動態,跳不出共存下的平衡,從而,總是以「活」的情景來看待發展,不會停留於一個「點」、一個「面」上被其羈絆掣肘。而且,共存,便會在動態消長環境中,形成「對立」存在,形成雙生,才會有高低、上下、消長、枯榮,一如我們先輩從大自然生息中感悟出來的生命意義,總是不斷演化發展,人們所看到的,是「死」去、「過去」的片面而已。

  能夠好好感悟箇中要義,不難察覺,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發展,當然會有戰火,但卻也有長時期的繁榮盛世,供人們休養生息,才會造就一個個太平盛世。從這些經驗、印記中,又確立了國人信念,不管生於哪個時代,是太平盛世,還是戰火連天,但,國人莫不抱持信念、信心十足,只要堅守「和」、「大同」,便能在大家努力、攜手合作中,實現共存的和平發展關係,促成人們福祉,享受祥和安樂。儘管,可能這一代人「無緣」這個美好環境,但不重要,大家相信「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相信經過一輩輩人努力,下一代總會享受到美好生活、太平盛世,困乏日子,莫不在「動態」中演化,形成生生不息動力。

  為此,先賢總有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士大夫性格,總有為萬世開太平的志向,從而要造福一方,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將這些志向、發展信念,結合到國家民族的發展,推演成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天下太平,便能夠深深感受到,中國人提出這份遠大目標,並非權宜之計,更非「烏托邦」,令到世界掉入「謊言」陷阱,只會自肥,一旦自己生存發展壯大起來,便不顧他人死活,只會不斷鞏固、保障自身「利益」。

  環顧當今世界,確實在西方列強中,有不少這些國家民族,從當年取得工業革命成果、壯大生產力以後,以軍事力量,以武裝掠奪他人,侵略、殖民,循這些來自肥,自我壯大。但是,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全球有意識去除殖民、掠奪,以各國各民族平等共存創建聯合國,供這個和平、發展的多邊平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促成世界降低戰火的蹂躪,化解國與國、民族與民族之間的矛盾,尤以訂定不分種族、國家、宗教、文化文明、強弱、大小、貧富,都在聯合國這個大平台展現「和」、「大同」,締造和平大環境,是當年人類經歷連番戰火打擊下,痛定思痛,期望走出「爭端」道路,以另一些路線,以多元謀求人類福祉的探索,成為世人新希望、新信念。

  四分三個世紀過去,人類追求和平共存的志向不減,新時代、世界百年未有大變局下,又提出為人類福祉構建的多元化大環境,正是「整體」、「局部」共存的動態發展歷程,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