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柔並濟 樂 仁

200

  當外人看中華民族是一盤散沙,可以欺侮而發動打壓、侵略的時候,卻不斷察覺「不對路」,原來似一盤散沙的國人,竟然在危難中迅速集結起來,凝聚無比韌力,這股凝聚力竟然可以將「散沙」化作「長城」,從中華民族其中1個象徵意涵「萬里長城」中,展現出來磅礡的「長城氣概」,大有浴火重生、脫胎換骨功效,給人一種從極虛弱形態,變得堅韌無比的驚奇。

  這,正是中華民族的特質,是國家民族、文明文化可愛之處。從剛與柔的兩極,竟然可以很順暢地轉換。所以,這些中華文化強調的剛柔並濟,從繞指柔與百煉鋼兩個「極端」,適應時代、環境現實而恰如其份地展現出來應對危機挑戰的力量,從一盤散沙可以變成萬里長城抗禦外侮,而在平常時候,這種如萬里長城般堅剛的一面,又會變得柔順,體現民族性溫良恭儉讓的美德,在整體、個體之間變得馴良無比。

  如果將剛柔並濟,放於中華民族生生不息所依循的「指導思想」,不容否定,是建基於先輩對天地生化、變易領悟出「太極」的道理,從而在漫長的民族生息過程中,以「太極」的「兩極」、「互濟」,融入到天地運行變化的剛與柔中去,因而,一如「兩極」般,最終還是互濟,取有餘補不足,呈現契入現實的發展所需。當中,要怎樣的柔,要怎樣的剛,其實正是一種互濟下形成的應對事物發展所需,沒有「必然」法則,沒有一成不變「定律」,總之,恰如其份,也剛到好處可以處理到問題,化解到危機,最終,「功成」而又回復到「無極」的「無」之中,展現出來沒有「凝聚力」的一個「一盤散沙」組合體。

  上述這些,看似令人很難明瞭到底當中怎樣「操作」,怎樣形成互濟來調和「剛」與「柔」的「比例」;甚至,外人總難以明白,當中必須有「總指揮」、「大腦」存在來統合、操作各方力量,可是,在中華民族「大一統」中,只能是一種「統一」、有「主導者」般的「領袖」、「皇帝」、「族長」、「父親」存在,他們的角色,在西方世界看來是「寡頭」、「獨裁」,理應難以持久「操控」整體運行,卻又在平時展現出來整體是一盤散沙,何以總在關鍵時刻一聲令下,總動員起來凝聚力便形成萬里長城般的堅剛無比?不獨西方世界對這種「整體」、「組合體」的剛柔並濟不理解,甚至,近現代以來,國人也大多不理解、不清晰原來我們國家民族、文明文化竟會具備這些優良品質,於是,歷經西方世界殖民侵略,不少國人在「師」西方的同時,排擠了民族傳統優良元素,以為「西化」才能挽救國家民族於危難,卻看不清中華傳統剛柔並濟的巨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