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仆後繼 樂 仁

120

  當過去一個世紀以前,中華民族被拒於工業革命、現代化門外,落後於人,被列強欺凌,掏空國庫,掏空社會民生,致令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貧窮得徘徊於生死存亡邊緣,當年,時代發展、現代化在中華民族面前,是全無「入場券」可言,生產力落後,軍事力量落伍,只有捱打,也只有變成列強瓜分的俎上肉。那個時候,儘管「讀書人」、仁人志士企圖救國圖強,可是,整體國力衰弱,內憂外患,令到各種救國的倡議,反而成為意識形態之爭,是內耗不斷的自我削弱,又焉能有力博取現代化的「入場券」!

  直到國家實施改革開放,在士人前仆後繼力爭凝聚國家實力,打好工業化實力,在海內外中華兒女看到國家民族危難有了扭轉生機,承接前人棒子,從改善生產力、發展經濟著力用力,於是,中央授權地方政府探索這個古老國家民族「止血」的生機,以至借助資本主義制度、市場經濟制度優勢,移植到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上去,設立了經濟特區,從經濟層面入手,遇上障礙,便輔以政治、體制的「盤活」、適應市場運作的制度,一路下來,經濟改革,出現了各種正、負面現象,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農民打破了框框制約,自主、實事求是生產,國營企業,引進了國外的產業、生產線,承接發達地區產業轉移的勞動力密集型生產項目,革新中國落後的生產模式,提振生產力,這種改革,開始時只為確保國家國人生存,確保「吃飯」需要,根本未有預見到,原來到後來,這種追求生產力提振,追求走上現代化的摸著石頭過河革新,竟會匯流成為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現代化,成為中華民族走向現代化的「入場券」訴求。

  也許,當初改革開放提出來的生存發展,「吃飯」問題,是「生理需求」,國人完全未能意識到當它發展下去,會觸動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現代化這個最深層問題。甚至,當年因要適應經濟開放和改革,國營企業出現「下崗潮」,人們對「下海」經商都抱持一種貶義,當年,如何得以想象,後來會觸及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去蕪存菁、現代化而引領國家民族邁向世界民族之林的中華民族復興征程?為此,時代演變發展,對一個地方、一個國家民族的「洗禮」,不僅僅要求她「富裕」,還應展現在經濟、金錢、物質、生產力,而且,最終也必然考驗這個國家民族的文明、文化如何指引國人提升文明、文化水平,才能真真正正取得現代化的「入場券」。

  這也正如「手」、「腦」必須配合,否則,一切取得的成果,只會如建於浮沙之上,別人一記「重拳」打擊,便應聲倒下。因為,欠缺生產力,欠缺物質和精神要素的自強和實力,只能回到晚清時般,不管有多「富裕」,都會成為別人掠奪、瓜分對象,又如,南美、非洲、東南亞諸國,在弱肉強食中,貨幣、金融危機、資本金融掠奪連年出現,便從富裕走向一窮二白,無力翻身。

  可幸中華民族是個頑強、刻苦耐勞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在「和」、「大同」,在看到「天地」往復變化發展出現的適應變化、自省求變、自強不息精神,總在國家民族、文明文化最危難的時候,便產生重大抗逆力和求生能力,能夠借助各種元素,能夠學習他人取長補短來調整自己,產生平衡、協調功能,化危為機。

  並且,在生生不息動力中,依然遵循返本開新、維護好「根本」,來秉持「為天地立心」的初心,不獨追求自身發展,更具備自我要求的擔當、責任感,攜手世界,開萬世太平,將「天下」作為與一己共同發展的共建、共贏、共享對象,將「個體」與「整體」渾然為一,突破面前的障礙。

  這,是先賢追求的天下太平、開萬世太平職志,在改革開放中,承接過去一個多世紀「讀書人」的救國圖強前仆後繼願景,將個人發展昇華至國家民族取得現代化「入場券」的宏願中去,儘管,開始時改革開放目標是經濟的發展,是探求「四個現代化」的出路,但是,一路走下來,竟然接軌前人職志,導引向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現代化的重大議題,且不知不覺中踐行了這種更生換代、適應性,找到了按「根本」、「初心」而行的進路。而且,將個人發展、歸宿,匯流到國家民族、文明文化現代化,同時推進「全球化」現代化的全新世界發展、秩序重構上,是意料不及,卻又有蹟可尋,這,就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在「做人」工夫上形成的人文特色,必然重歸於「天地人」契合上,是「士人」的職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