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事不忘 樂 仁

89

  中國人智慧,有「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之說,足證國人是善於汲取經驗教訓來糾正錯誤、完善提升的一份民族性,才能在上下五千年歷史長河中,延續不斷發展至今。可是,當「全球化」合作,將經濟發展加強流動流通、錯位發展攜手提振生產力,以期造福各地民眾的時候,偏偏產生了金融資本凸顯了「掠奪性」一面,令到「弱勢」一次又一次被「剪羊毛」,甚至,因應金融資本過度短視、搵快錢而出現一次又一次區際、國際金融危機、經濟危機,似乎人們並未能汲取當中經驗教訓,傷過、痛過,一旦經過時間「洗禮」,傷口癒合了,便忘卻痛苦,有一種癒合以後忘卻舊痛的弔詭,意然漸漸形成「集體失憶」,再度投入金融資本「掠奪」的又一次危機。

  這明顯未能汲取過去教訓使然,每當金融資本有了「寬鬆」的機遇,便再一次展現出來脫實向虛的炒作苗頭,令到金融資本脫離了實業的建設,這是「全球化」經濟合作、一體化所不願見到的「局限」,似乎,「弱勢」又莫奈之何。始終,「弱勢」希冀融資、借貸來完善實業發展,提升生產力,增加民眾就業機會,促成環環相扣的實業發展,才能具備「真實性」促成產業、行業長期發展,並非「虛擬」榮景,也不應是「財富轉移」式的「零和博弈」,可是,俗語說「人家簷下過,好歹也低頭」,因為,「強勢」主導的融資、借貸條款,只看到「高回報、「可操控性」,卻不管有求者的「死活」,才促成不少發展中國家掉入「陷務陷阱」,愈借貸圖自強,便愈「信用」低落益使受制於人,難以「作主」,只會如滾雪球般,愈是借貸,愈背上一身債,信用評級愈被人「降低」,一種惡性循環由此衍生。

  更嚴峻的還在於,一旦連發達經濟體都面對金融資本過度炒作,自己也出現「爆煲」難以「自救」時,那種「骨牌效應」立即湧現,一個個經濟體大受影響而先後倒下,對已經背負一身債的「弱勢」,更是雪上加霜!二○○七年亞洲金融危機,二○○八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於美國「次按危機」的衝擊,再無人能夠從中取得「自保」的現實,為此,過去明顯呈現的「榮景」,原來僅僅是泡沫,是人們一份「虛火」,當資產價格大蒸發,當「亁塘」時,才披露出來誰具實力,誰又會因骨牌效應連番衝擊而垮掉,製造出連鎖反應,哀鴻遍野!

  這不是別人的事,二○○七年亞洲金融危機,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只是在十年差距中接連爆發,澳門居民是很有親身體會。當這種「虛火」再難以支撐榮景的假象,人們從好景掉入困境,陷於負債危機,地方、國家也因此重創,可是,一個重大疑惑,不是在過去長期形成人們對股災、貨幣升跌浪、金融危機,金融海嘯作好一定警惕的麼,何以今天反而似乎對過去傷痛完全無知無覺?這不是值得奇怪,不是很值得大家省思,找出問題所在麼?

  為此,「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能否應用於一種貪婪,類同「掠奪」式的發展上去?尤其金融資本這一環,它有強大的「操控」環節,提供人們很容易忘卻舊痛的「失憶」感,看到的反而有如「實賺無賠」的一種「錯覺」,不斷吸引新、舊「投資者」、「炒家」入場,人人以為自己總是最聰明一群,總能夠快別人一步在炒作中「割禾青」將財富轉移到自己帳戶內。可是,世事偏偏相當殘酷,搵快錢、經濟「虛火」是脫實向虛「高風險」操作,不是好了舊痛便無事發生,反而人人自我麻醉於盡快「致富」退場時,才是新一輪危機來臨,促成泡沫爆破連鎖反應的最大危機!

  只是,誰會「前事不忘」,誰會癒好以後忘卻舊痛以為是最幸運一員?目前環球在「全球化」中衍生的各種潛伏危機,正是一些「先兆」,可多少人能「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