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  斷 樂 仁

366

  構建真實、構建「現實世界」,可以說是人們一念之間便形成分野的最真實寫照。由是,不同的人,不同地方在人們認知「真實」,判斷所處環境,所看到的「世界」,對一己感受而言,總是從內心的感知來判別,由是出現了同一社會、同一「現實世界」,可大家的觀感、判斷千差萬別,真是如佛學所說,境隨心轉,所謂的「現實世界」只有一個,只有相同的環境條件,然而,在一念之間的轉變下,境隨心而轉化作「天堂」與「地獄」共存,可以說,這也是人類世界之所以「複雜」,所以難以單一方法化解矛盾的難處。

  因為,改變客觀環境、改善各種條件容易,但難便難在要改變人們「思維」,令人們可以從客觀事實、數據呈現出來的「社會」、「世界」糾正了個人想法的「先入為主」和「偏差」,這種制約,也足證何以人是按照自身思維、經驗,先人為主「固定」了一套衡量外在客觀環境的「準則」,每每以這套「自創」的「標尺」來量度他人、外界事物,作出「好」、「壞」的判斷。但,如果能夠真的客觀、理性,相信這種降低主觀判斷的衡量法則能夠更好有助大家認清所接觸的人與事,下一個客觀理性公正的判斷來將「社會」、「世界」納入「現實」中供一己規劃前行,那麼,可以相信,人們便容易放下主觀的偏執,從客觀理性公正中,與其他人謀求得協調、妥協的空間,締造「和」、「大同」環境,契合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的精神價值。且,相信,這樣正正是國人源遠流長待人處世接物的「王道」手段,不偏執、也不偏激。

  世界今天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怎樣走向「未來」?是「福」是「禍」?是「空空洞洞的「未來」概念,還是具備實實在在內容的可以提供人們實幹一步一步邁進,擺脫禍害建立起人類福祉的明天?其實,也可以看作是一念之間作出取向,接下來便會產生該種導向的變化,是靠向「天堂」,還是「地獄」,也是在這種思維主導下,在境隨心轉促成作出個人、地方、國家的選擇。當然,既然是有所選擇,所作出的「結果」,便要由個人、地方、國家來承擔,此所以俗語說是「自作自受」。

  正如,英國於二○一六年全民公投,以不足百分之四的比率確認選擇脫離歐盟,從而啟動了英國「未來」命運的新征程。不管如何,過去英國人在構建「未來」,在構建「真實」作出國家前途的選項,是以他們政治制度,按照人們「想法」,從各種客觀、數據、條件呈現下作出了「選項」的對「未來」希冀,最終投下公投一票,形成百分之五十一點八九「多數」勝出的結果。因而,政府必須按照這個社會「集體意志」推動脫歐程序,與歐盟談判達成脫歐協議。

  但是,竟然在時間洗禮下,英國人對脫歐這個結果產生「反悔」,國會多次反對梅首相提出的脫歐協議,以至「逼宮」成功需要更換首相。但,這是否能在脫歐上有一個「終局」?到底是脫歐還是留歐,抑或再公投,世界「真實」其實從沒「改變」,卻因英國人一念之間,在「未來」寫上了「不確定」因素,可以說是始料不及,卻是構建「真實」在「未來」是否「空空洞洞」,抑或「實實在在」中,再一次形成一個現實版本,一念之間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獄」,只看人們怎樣的「立心」,怎樣走向「未來」,是否能在「和」、「大同」、「王道」中運行而已。

  當然,中國今天所處身的環境,在各種客觀條件、數據中呈現人們一些有利構建「未來」、構建「真實」的重要依據,「未來」是好是壞,是空洞抑或實在,毋庸置疑,也需要人們從一念之間中作出抉擇,應對國家逐漸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事實,確認中國處於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才能以這份認知和判斷,以推進國家民族復興的立心,攜手共建國家「未來」,賦予實質內容,按國家設計的藍圖、規劃,依循時間表、路線圖等一步一腳印,總是走好下一步、再下一步,來踐行民族復興征程,得出美好明天的結果,來為國人謀福祉,也盡好國家在世界上的責任,攜手同路人前行,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這就是構建真實、構建「現實世界」何以要求人們調整好思維,需要妥協謀求最大公約數共識,且需實幹建設「未來」的關鍵。國人在「和」、「大同」、「王道」中,正是貫串五千年民族文化、文明來到今天的文明永續發展根基、代代相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