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勿浪漫 樂 仁

110

  當發展中國家企圖採用發達國家走過的路,作為自身尋求發展突破的唯一道路,為此,以「大開中門」、「休克療法」來迎上國家自強道路時,有沒有想過,別人提議的發展模式能否適合自己?當時空轉變,當主客觀元素再大不同的時候,以為高度開放、自由的市場便總會迎來外地金融資本湧進來投資興業,帶動產業開創、創新產業結構,於是,本地生產力便應運而提振,人們便能在眾多就業機會中找到自己著落位置,有了產業、有了就業機會,有了金融資本進入,便能按部就班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推動生產力適應新時代革新,也帶來龐大就業人口消費得以提振,市面興旺。

  這是一個很佳的希冀,但,世事會否如此簡單?他人看準的發展中國家投資機遇又是甚麼?會是只是人們一廂情願下的「想當然」希望,事實上卻並非如此?這不能說是「陰謀論」,畢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古有名言。要看清別人因何投資於自己,何以本身具備賺錢的產業、生產線,竟然要一下子割斷根基飄洋過海尋找新的「移植地」?西諺也說沒有免費午餐,於是,能不審慎看清別人叩門合作的動機,至低限度,知道他的想法,也好在自己發展,引進外資進駐中,能夠做好自保的「防火牆」,不會因一下子各種根基變逆而產生骨牌效應,自己首先倒下!這,才是過去四十一年,中國國家領導人時刻關切的議題,既然希冀開放市場,希冀從開放中檢視改革步伐,何妨一點一滴打好根基,尤以金融資本這一版塊,中國開放得最緩慢,卻也改革力度最深,為的,就是免於失去「主導權」,遇上泡沫爆破等金融資本危機而「一鋪清袋」。

  這並非危言聳聽,而是,汲取了外國,尤以發展中國家的「大開中門」式開放,想一下子走上「自由市場」經濟之路,可是,到今天,有多少國家「反艇」,資產被一再「剪羊毛」賤價而沽?有多少地區通貨膨脹令到原來強勢貨幣變成「廢紙」,民生物資「坐直升機」,致使國人陷於生存絕境?這些「血的教訓」,我們看來似乎是別人的故事,很不真實,可偏偏是現實存在,不少人至今仍猶有餘悸,如果澳門人能從澳門的歸僑僑眷中試圖了解這些「別人故事」,今天,委內瑞拉、阿根廷居澳民眾,可以說得聲淚俱下。可惜,歷史沒有如果,沒有回頭路讓他們再選一次。因此,澳門身為和平、發達經濟體,怎樣做好自身的引進資本,怎樣以澳門所長服務國家所需,尤其是自由港,如何將橫琴、珠海、粵港澳大灣區引入健康發展革新模式,不容掉以輕心。

  現實是相當殘酷的「殺手」,不能以一腔熱情、罔顧事實,僅以浪漫想像來走改革開放道路,來達致開放與革新互動互濟的調和環境,以為用開放市場引進資本流入便能鞏固生產力和市場根基。畢竟,人家來華投資興業,第一意願是賺錢、第二意願是賺錢、第三意願也是賺錢!當然,具備賺錢意願不是錯,可是,怎樣看清外資湧進的細節,以及會否魔鬼藏在細節中,便相當重要。因為,引進資本,一旦未能「自主」「掌控」它的流動性,未能建好「防火牆」以便阻隔金融資本和經濟泡沫爆破形成的骨牌效應衝擊,澳門、國家只會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綑綁一起,成為俎上肉任人宰割,以至各種原本豐厚的資產要賤價而沽還債,甚至資不抵債,成就國際大鱷「剪羊毛」和收入豐厚,打一場金融戰而「告捷」。

  不想落得如斯下場,只能靠自己,知己知彼,以自己能力實力走自己路;不以別人方案作唯一選擇,而是,要做好「防火牆」、「試驗田」,有試錯可能和機會,才能以自身實力「主導」環境的變化,導引向自主、自立、自強的發展形勢,就算危機來臨,也能主導固本,不會犧牲自己辛苦經營下來的各種基礎,才能謀定而後動,尋找自主、自立、自強的另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