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點 樂 仁

88

  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對國家民族自主自立自強的希冀,放諸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是一份共通點,是毋庸質疑的共識。只是,過去世界陷入殖民主義掠奪時期,這些憑戰火殺戮他人掠奪各地資源以自肥的行徑,造就了不少西家國家崛起,稱霸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環球各地民眾覺醒,追求自主自立自強,紛紛出現「去殖」,為此形成了世界全新發展形態。可是,這些因應各地自主自立自強形成的發展,便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有成功,也有失敗的現實。而中華民族在二戰後飽受內憂外患,以至國共內戰,終於新中國成立,卻又陷入政治意識形態之爭等政治狂熱中,文化大革命十年酷劫,令國家幾近「停擺」;幸好時任國家領導人放下政治狂熱,放下階級鬥爭,推出改革開放,終於令國家民族翻身。

  儘管國家處於動盪,可是,新中國確立的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原則,確是一以貫之,毫不動搖。而及至改革開放初期找到了發展出路,也確立了與美國建交,這項外交政策,還是擺在平等互利上去,不分強弱,不分宗教、種族區域,一視同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旗幟鮮明的國策。

  正因如此,當改革開放不斷推進,國家能夠實現摸著石頭過河的實事求是發展道路,亦不忘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甚至可以說,國家是從極度貧困走過來實踐了自立自強的經驗,以中華傳統精神價值「和」、「大同」指引大家,很明白發展中國家地區在追求自身獨立自主自強的進程中,也希冀能夠採用和平共存的共濟模式,是世界的共通之處。因而,國家的外交政策,是一貫地體現獨立自主和平要素,甚至,在能力範圍內,還展現出一定的幫扶力度,攜手貧困落後地區,推動她們可以跨越困難,實現自立自強,參與到國際事務中去。

  當國家領導人提出來「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共同攜手設立亞投行的願景,就是在我國發展起來,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逐步靠近世界舞台中央的時候,深明其他發展中國家和地區,也希冀在「全球化」進程中,一樣可以像我國般,獨立自主自強,以和平來營造好內外環境,才足以真正地立足於世界民族之林。

  這份希冀,可以說,中國、國家領導人是深有感受,深有共鳴,因為,在不久之前,我國上下,也正是懷抱這份願景,投身到改革開放征程去,儘管經過三十多年奮鬥,累計起來一定成績和經驗,但,以中國如斯幅員廣闊、人口眾多、資源分布不均國家,雖然躋身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是一經「人均」,便只能是發展中國家,是有待國人努力再努力提升國力的階段成果。由是,可以解釋,何以中國會倡議「一帶一路」,倡議建立亞投行,為的,就是從這種人同此心的感受中,攜手沿線國家地區,藉以形成合理營造互聯互通、錯位發展,尤以打通基建,形成各種要素便捷流動流通,且在資本、借貸的取得時,要實實在在投放於建設中去。

  只有認清這種各國互通的「需求」,認清大家所需的不是以錢炒錢「煲大」資產價格、貨幣形成經濟泡沫從而走進「零和博弈」財富轉移式的「虛擬」榮景;甚至,認識到「全球化」治理革新進入新時代,為的「治理」,是要降低資本「掠奪」性一面,更好將之導引向實體經濟和基礎建設,形成「路通財通」,形成「貨出去、人進來」的要素有效流動產生了實質性、生產性的建設、貿易、服務,令各領域提振發展,形成商機、就業機會,真正將提振生產力、發展,落實在民生民享中去,令到民眾有獲得感,從而提升幸福感,才足以踐行自強,體現自立、自主,才能具備「和」、「大同」指引的共建共贏共享,以各地差異化攜手錯位發展,從自身享有和平,便能和平對外交往,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