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治理 樂 仁

314

  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由中國國家領導人提出來的全球政治判斷,是建基於「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兩股作用力互相較量中,致使出現「黑天鵝效應」、極左極右和民粹思潮匯流形成的從過去一段長時間開放多元「全球化」合作,反而走上單邊主義、保護主義甚至有種族主義苗頭的「逆全球化」顯現,一時間,世界呈現出來的是紛紛擾擾且「碎片化」現象,不斷「分裂」之下,根本難以形成「共識」、「合力」來凝聚起各方體現「整體」前行的大環境。

  這邊廂出現「逆全球化」下促使世界發達與新興經濟體有一種生產力、國計民生倒退,甚或強烈倒退跡象,令人們憂心「大衰退」、「大蕭條」會降臨,因此加大了自我保護工作,體現了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興起。可是,過去一段長時間因應資金、技術、人才、產業等高速流動形成的互聯互通,構建「全球化」高速發展、經濟增長而各有分工的產業鏈、供應鏈建成一種優勢互補形態,人們真真實實享受到當中流動、發展的紅利,也分享到成果,正在此時湧現「逆全球化」,試想,這份衝擊又豈不教人迷惘,看不清前路!到底,走下去會是重振「全球化」互聯互通,只要理順障礙,便會展現全新的「全球化」格局,構建起來完善全球治理機制,便能促使「全球化」重拾生機,向前邁進?抑或,根本是「全球化」開到荼靡,盛極而衰,才會出現「逆全球化」現象,將世界帶入百年未有大變局的另一個發展階段,在這個「大格局」中,又恰逢中國崛起,處於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當將中國放於世界的「整體」中作出比較,呈現出來一種消長形勢,可是,從另一角度,中國這個「大格局」的上升力量,又能夠形成「火車頭」功能引領世界這端「大格局」一定程度的榮景,呈現發展、復甦現象,由此,更令人們疑惑,到底「中國」和「世界、「整體」和「碎片化」、「消」與「長」之間,未來會如何走出一條鮮明道路,消除人們疑惑,好使作出準確判斷?

  當然,按中國人的視野、擔當,從民族、文化、文明「和」、「大同」精神價值來檢視,必然是一種和諧共存、並育不相害能夠從互濟中推動共建共贏的發展模式;可是,問題在於,西方世界、發達經濟體是以一種「零和博弈」的模式來看待「共處」、「整體」和「碎片化」等各種共存關係,他們很容易因應自身的歷史、文化發展過程形式的「二元對立」來看待世界整體格局,乃至看到中國經過四十年改革開放便能迅速崛起,反觀自己陷入危機,經濟衰退,很容易掉入「被偷了芝士」的一套思維來看世界大形勢的發展,反而忽略了中國振興會成為世界各地經濟體發展、經濟復甦「火車頭」的重要元素,始終在「火車頭」與「零和博弈」中難以跳出這個思維陷阱,更真實看待歷史長河「大數據」呈現的真實中國、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和」、「大同」精神價值,指引中國人會自覺承擔責任,推動共濟並育,以「王道」來革新所遇上的危機挑戰,令到所採用的手段,莫不實事求是以本身條件、別人力量來共商、共建、共享,更加「在地」來推動「全球化」面臨新世紀革新的要求。

  這種「衝突」,無形中成為了「全球化」邁上新世紀的一道障礙,是在彼此互信互諒互讓中能夠更好理解彼此關切、所需,從而消除誤解,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將「全球化」運行的短板補足,順應全球治理體系變革適應新世紀的時代要求,在共商共建共享中完善全球治理?還是,會掉入一種不必要的「二元對立」,以中國作為「競爭者」、「對抗者」終而掉入「防範」、「對抗」、「零和博弈」的衝突內耗,令到原來經已不振的「世界」整體大格局更見雪上加霜,且產生的連鎖效應,會是「一損俱損」的人人受到打擊?看來,還是需要各地具備智慧,化解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