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聖外王 樂 仁

272

  中華傳統文化,是個人從「心」出發層層外擴發展起來的心性之學,不管觸及甚麽外在層面,都離不開返回人的「本心」、「初心」,將之展現在各個領域,以及生活中去,體現做「人」的工夫。這,就是傳統文化強調的「內聖」,體現「天地」、「道」的精神,將「道」放在個人內在「初心」,是「內聖」,將「道」形於個人外在事工,便是「外王」。而傳統文化強調「內聖外王」,亦不是獨立存在的兩種元素,反而一如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之本,必是並存,放在不同的位置,便有不同的展現,但是,又始終如一,核心精神,是「天地」、「道」,是以「人」體現「天地」、「道」形成的「天地人」關係。

  於是,以為只談「初心」,「心」便可以遺世獨立,是一種誤判,也脫離了「人」作為萬物之靈的「價值」。因為,「心」不能脫離「人」而獨立存在,「心」也不是可以「寂靜」地在「無」的境界而能體現「天地」、「道」的存在,為此,相信至今也只有「人」能夠具備這份靈性來感悟「天地」、「道」的存在,從「人」的「心」觀照「天地」、「道」從「無」而興起「有」,從無私不偏不倚的孕育中,生出了萬事萬物,提供「人」很好的涵養、領悟境界,才得以讓中華民族先賢參透了箇中「密碼」,為子孫後代傳遞了這個重要訊號,雖然「天地」、「道」是既已存在,但是,也只有「人」能具備這種智慧,領悟到它的存在,生起了「天地人」的關係,教人要學習「天地」、「道」的無私、不偏不倚而生起「初心」,從這裏發展起來,化育萬事萬物,一個多彩多姿的宇宙世界呈現,「和」、「大同」便由此確立。

  從這種發展歷程可以提供我們很好的借鑑作用,尤以中華民族先賢能夠參透了「天地」、「道」的「密碼」,將之整理起來「人」必須從確立「初心」開始,理順好自己的一顆「心」,找到了自身在「天地」間的位置、座標,便能推己及人,將一顆「心」用於自身修行,也用於待人處事,兩者並不衝突和違背,而且,從中華傳統文化中也指引了個人與群體的關係,「心」與外在事工的關係,總是兩者並存,只不過,是傾向哪方面多一點而形成「內聖」的修練多些,還是「外王」的將「道」用於事工方面多一些,體現兩者並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