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者 樂 仁

148

  一個國家的發展,不管採用甚麼體制,用哪一種主義作為發展指導思想,其實,都要切合自身國情,所具備的各種資源、條件,民族、文化,乃至實力,來尋找最合適的發展形態和道路,難以完全照搬別人的模式,生吞活剝來照辦煮碗。為此,這種探索過程,可以借鏡別人經驗切合自身來探索出路,從而也可以說,是一種「先行者」的發展形式,以期總結了經驗教訓以後,不管成功失敗,也可以作為其他人的模仿、學習對象,成為他人借鑑的元素。

  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中美建交,形成中國具備活力生機不斷提振生產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提振整體國力,在約三十年間取得長足發展,從一窮二白的貧窮落後國家,至今四十年時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邁向全面建成小社會的目標,乃至在科技、軍事等領域增強實力,鞏固和平發展實力,以免在全球化發展中遭受外侮,以實力來營造好在全球發展中具備協商、調和能力實現一貫的和平發展、和平對外交往國策,才能確保推動各方上台唱戲的共建共贏共享,而非淪為「零和」。這其實也受惠於改革開放發展帶動下的「摸着石頭過河」探索,令到中國不斷在世界上壯大發展,具備更大「話語權」來促成環球正視「中國模式」的發展內涵,以期在這個「先行者」的經驗教訓中,撿取適合自己的發展元素,提供可供選擇的進路。

  「中國模式」、「華盛頓模式」能夠彰顯發展成功的景象,更重要的還在於,當中向世人展示,兩種「模式」並非「零和遊戲」,不會非你死即我亡,而是,兩者可以共處,可以互補,也可以共生共存,最終,體現出來的是在「差異」中形成互補互動活力生機,不獨推動彼此發展,而且,在全球化、國際貿易中,可以是一份世人的寶貴「財富」,只要大家能放下歧見成見,能從彼此求「同」中放下分歧,加強交流溝通,便足以採取實際行動來掃除障目的各種障礙物,可以看清原來背後有廣闊空間,有偌大的「市場」、「大平台」提供人們上台唱戲,演好各自戲份,因而,在共同努力、踐行和平發展之路,便能走上和平階梯,構建人類福祉。

  今天,正是全球重要的和平發展時機,比過去更具備各種要素實現人類恆久以來希冀的天下太平、太平盛世,締造人類福祉傳揚子孫後代。儘管,現時在環球不少地方依然陷入戰火、武裝衝突,仍然有不少人活在戰火蹂躪中惶惶不可終日;仍有人因戰爭、武裝衝突而流血,乃至喪失生命。但是,可以說,相較於能讓大多數人還是活於安樂,活於幸福的太平盛世中,這個對比實在太大。何況,在這個太平盛世推動下,對於戰火、武裝衝突而言,甚至還具備較過去更大的「可能」,促成紛爭各方透過和平共處,協調交流溝通來化干戈為玉帛。問題只是,當中有多少人願意啟動第一步,有多少人意識到「中國模式」、「華盛頓模式」早在四十年前,便打破了二元對立,尋求彼此合作共建的環境和出路,以至今天,會新生了一種「模式」──「中國模式」出來,供人們思考當中的「可能」,可否成為「選項」。

  正因為在四十年前「改轅易轍」拋棄了二元對立、掃除意識形態「零和」的老路,從探索中,找到了新生「模式」,令到世人更加相信,只有放下分歧、行動起來,人類福祉始終會降臨,提供世人現實,實實在在的幸福感和獲得感。中國秉持和平對外交往、和平發展從而點點滴滴積累成「中國模式」,教人看到,其實應該有更多「同路人」發展這種模式,在「中國模式」當上先行者以後,其他地方、國家,便有更多經驗教訓來踐行這條通向和平階梯道路,攜手共建人類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