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  兆 樂 仁

100

  一輪又一輪金融危機、經濟危機,不少發展中國家,以至發達經濟體被「剪羊毛」,投資者被「洗劫」,出現哀鴻遍野,令人慘不忍睹。可是,經過數年時間,似乎各地可以喘定,經濟漸漸回復增長,又帶來市場一片榮景。可是,這種「復元」「榮景」,是真實的存在,還是一種假象,等待下一輪「洗劫」到來?其實,經濟發展總有興衰周期,卻不能將之視為金融資本「掠奪」的「輪迴」,否則,一個地方老被「剪羊毛」,總是被「割韭菜」,這種「洗劫」,又怎能算得上「發展」?而且,不斷在大起大落中被別人「掠奪」了公、私財富,只會令到當地虛脫,甚至是公共、私人資產一一落入別人手中,成為跨國財團、大鱷囊中物,只是掛上本地產業的「外衣」,對本地而言,又是否所希冀的一種「全球化」合作發展目標,很值得世人省思當中問題,尋找應對方案。

  當然,「全球化」經濟一體化,產業、技術、人才、金融資本高速流動流通,強調的是「互市」、互通有無,體現互補合作發展精神,是國際貿易賴以推進的形態。否則,排拒「外來人」,便會變相閉關自守,不符合開放、自由流動流通原則,於是,國際貿易也有投資、併購的方法,當看好一個地方的「市場」,看好某些企業,其實,可以循併購來助力該企業、當地產業發展。這在過去「全球化」合作、發展中,是經常展現金融資本流動流通助力一地發展的形式,本不值得大驚小怪。不過,事實也不乏例子,一些大鱷經過財技操作,每每在興風作浪中,以賤價收購併購了身陷金融經濟危機地方的大企業,成為「剪羊毛」最佳案例。

  甚至,當年俄羅斯採用「休克療法」致經濟崩潰,國有資產變相賤價落入財閥手上,更是蘇聯解體、俄羅斯身陷財困的最佳寫照。今天人們回看這段歷程,可以說會有百般滋味在心頭。當然,能夠從中感悟出「道理」,指引大家如何「趨吉避凶」,還是能從別人的慘痛教訓中,掌握到契合自己的方法來應對,化危為機。尤其是怎樣引入金融資本上,設若單純以自由港、自由市場機制,那麼,便得自問有多少能力,有否建好「防火牆」,一旦遇上金融、經濟危機出現,都能自保,不至於任人魚肉,保住元氣,才能伺機再起。

  其實,金融危機、經濟危機的腳步聲愈來愈近,當然,沒有人能準確預測它何時降臨,但從各種形勢,也可以給人們有所提示。如,美國經濟下行、美國降息等措施,以及量化寬鬆加大流動性,雖然會有流動充足的好景表象,但,設若人們消費力疲弱,正好表示當中會存在各種問題,而資產、貨幣的炒作,更應是一個危險信號!

  正當這些若隱若現的潛在信號出現,人們能否醒覺,經濟周期可能出現一個循環到來,今天,世界上看似仍然平穩發展的形態,其實開始步入危機,一旦各地在量化寬鬆政策下加大了流動性,令到金融資本加劇流動流通,尤其流到新興市場上開展各種財技操作,展現出這些發展中國家有興旺態勢,貨幣增值上揚,加大了當地的「購買力」和消費力,促使資產價格同步上升,但是,當人們檢視下,卻不一定是一種生產力「提升」,又或是「創造性」加大,只是不斷在將財富轉移。為此,大家沉浸在這片榮景中時,是否有意識,會是另一輪經濟泡沫、金融經濟危機來臨的先兆?

  因為,這些套路過去不斷在不同的新興市場出現,一次又一次金融經濟危機爆發,莫不是輪番操作下的相近版本,但是,結果只有一個,不少地方,尤其是發展中國家、投資者被「剪羊毛」,成為大鱷的「點心」。這種現象,今天的各種信號漸漸呈現,下一輪區域金融風暴,又或是骨牌效應更強烈的國際金融海嘯何時會殺人們措手不及,不好說,但,自保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