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戰略判斷 樂 仁

162

  不管是個人、地方、又或是國家,要做好規劃,便必須預視未來,從外在環境呈現出來的條件,結合自身,實事求是構建「真實」,這是環環相扣的工作,一環一出了問題,必會從根本上影響未來的規劃,以至結果是成是敗。因而,要預視未來,所作的判斷,必須具備時代視野,且需要高瞻遠矚,需要具備「大格局」。「大氣概」,才能以廣闊的胸懷創設屬於時代潮流的「大環境」,不以「小家子氣」、短淺目光來判斷時代洪流、新世紀前進步伐,才足以肩負世界責任感,來為萬世開太平。

  此所以說出這種時代戰略判斷的環環相扣格局,正是要提醒人們,按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的精神價值,按國人先賢的理想國度,千百年來提供士人一份使命,是從個人正心修身開始,到齊家治國平天下,以一份「和」、「大同」的責任感作為精神支柱,演進成為「開萬世太平」為人類謀福祉的擔當,且必須始終以這份初心,貫徹始終,依循「和」、「大同」,處理好人、事的各種關係,不以一己榮衰作為變逆取向,便能夠攜手同路人,匯流成合力推動人們福祉構建,一點一滴積累下來體現成效,也不以一時成敗,又或是否「圓滿」來作為功利式判斷。為此,只有做好一己責任,便能夠體現這份「和」、「大同」的精神價值「初心」,總是存在於人類社會,並不缺如!

  不同時代、不同地方、不同國家,所遭遇的提升、生存、發展問題各種各樣,試問,焉能以一種既定模式,又或是「模型」套用於這些千差萬別的環境,以期可以全部切合不同的內外元素,都產生同一種「興盛」結果?明乎此,便不難察覺,中華傳統價值在「求同存異」中,為人們提供了很好的「消長」應對方略,以太極圖為例,是可以消長、可以從一個範疇中包含另一範疇,形成生生不息的共存、共濟空間。只要保持一份「和」、「共生」狀態,不同範疇是會按生息條件形成化育,也可以是「物極必反」、「否極泰來」的共濟、迴旋空間。

  當然,這套思維看似玄妙,以至需要人們具備了教化、人生經歷才能感悟箇中玄機,來透徹理解當中的「消長」並非一種「二元對立」、「零和博弈」的廝殺,才能更容易分辨中華民族和西方世界在看待各種共存、共生關係中所出現的「差異」,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便決定了國人與西方世界普遍的人們在對新世紀、新時代來臨所作出的戰略判斷,何以有如斯南轅北轍的區別。正因為,從出發點的思維,便影響了大眾預視未來的判斷,更影響了描繪藍圖,所設計規劃,在這種環環相扣的「誤判」、「偏差」中,便距離「和」、「大同」愈遠,距離「開萬世太平」、「天下大同」、「天下太平」的終極目標遙遠,甚至,可以說,期間所採用的手段也不盡相同,呈現出來「王道」和「霸道」的重大分野。

  只有弄清這些基本面,只有按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和」、「大同」的精神價值,以國人承傳的傳統智慧來促成以「和」、「大同」預視未來,作出戰略判斷規劃走向新時代的路線圖、時間表,且具備世界責任感,以共建、共濟來感召世界上同路人匯入這股規劃、現代化洪流,才能夠掃除了惡鬥、零和的衝擊,集中力量推動世界走上新時代。 當中,便是在「全球化」治理上,也不能以「二元對立」來企圖革新、去蕪存菁將「全球化」一刀切以為「不全則無」,反而走上「逆全球化」的「對立」狀態。

  世界大潮,浩浩蕩蕩。這股潮流,是「整體」,是個體匯聚起來的「大我」;當然,今天人們看到「逆全球化」,可能會憂心忡忡疑惑未來,對預視未來產生偏頗;可是,當我們相信,「逆全球化」僅僅是時代、「整體」洪流中一朵朵小浪花,便能具備信心,只有做好自己,預視未來做好戰略判斷,總能為「全球化」治理找到更好出路,以實事求是、摸著石頭過河的意志,迎上新時代人類福祉的構建征程,且一步一腳印取得成效。